午夜,为一些文字焦头烂额

因为一个句点,燃烧了一段故事

弦月,藏在春天的梦里,不知所措

偷窥,一枝春花落入酒杯的情节

于是,竹笛声声,吵醒了唐朝

我仍然假装一无所知,柔弱无骨的瞬间

谁画下缥缈的红楼

澹泊得不忍焚烧诗稿

一叶轻舟驶来

过去,腼腆在五脏六腑

成为惶恐不安的诗句

以回忆的理由

一饮而尽曾经的沧桑

我似花谢一般

寻觅青春不堪百度的凋…

阅读(358) 评论(0) 推荐(0)

一线飞针窗下影,

梅妆人瘦待风吟。

三秋缝补衣衫冷,

老大独怜青竹琴。

月寒人瘦,穿针引线,女红这样的手艺竟然如江南水岸一样被我深谙于胸,巧借一窗烛火,呼吸诱人的梅香,屏气凝神,左手捏针,右手拿着用口水捻过的细线,比端,恰到好处的穿过针眼,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

我有些暗自庆幸,二十几年了,从小练就的针线活还可以做得如此的天衣无缝。

匆匆逛了一回西博会,在人来人往的几个展…

阅读(763) 评论(0) 推荐(0)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路过蜀享酒店,我就成了不折不扣看热闹的人。

围观,需要有做看客的勇气,勿庸置疑,我对保险是毫无知觉的,隔行如隔山,我在意的是那一张张鲜活青春的脸庞,套一段老掉牙的桥段,我期待在寒冷的秋天,有一个美丽的邂逅。

无论如何,保险是与我隔着十万八里的行当,它正在用各种时尚的方式吸引着人们的眼求,这阵仗是何等的似曾相识?想来想去,我终于想起了,去年柠都安岳的大众网年会上,我就…

阅读(568) 评论(0) 推荐(0)

年届不惑依旧发财无门,想赚钱的念想始终蠢蠢欲动,做为一个既能挥舞锄头又可以写诗的新时代农民,我终于痛定思痛,硬着头皮准备应聘中国国家队主帅一职。

如果应聘成功,我会以掘地三尺的热情挽救中国足球于水火之中,纵观世界足坛,至今仍没有纯粹的农民率领一个国家足球队征战世界杯的先例,相信我的当选,一定开创了世界足球史的先河,既为中国农民争了光也展现了中国足协领导人不拘一格降人才的魄力和壮举。

人生苦…

阅读(475) 评论(0) 推荐(0)

网上关于“矮子队”传闻很多,尤其以资中明阳寺村最为著名,引来了国内和国际上的关注,一部分矮人也借此机会告别乡土,成为了袖珍人艺术团的演员就此告别了山乡。

然而,人们有所不知的是,在几十年前的简阳回龙村,也曾出现过类似的矮人村,由于人数不多,外界关注甚少,也就没有资中的出名。

对于于其起成因,至今仍然众说纷纭,有怀疑的饮用水的,有怀疑土壤结构的,还有一无所知只好用风水来解释的……

随着知…

阅读(70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