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次到机场时内心总会被触动,撞开很多关于弟弟的记忆。飞机起飞之后,我静坐在机舱的座位上顺手撕下一张杂志的纸页,然后小心翼翼地叠起纸飞机。假如弟弟现在还活着那该多好啊,他现在应该二十六七岁了。他的梦想

阅读(34) 评论(0) 推荐(0)

我趴在地图上想从密密麻麻的地点中找到我的故乡芦湾。它过于微渺,像是沧海一粟。在辽阔的豫东平原上和它类似的村庄棋布星罗,地图上根本没有标出它的名字。我寻找熟悉的城镇、道路或河流作为参照,来测定它的位置。

阅读(35) 评论(0) 推荐(0)

我现在要说的老鳖不是被我们炖汤的老鳖,而是我的家乡的一个特殊的人物。

七十多年前我的家乡盛行一种奇特诡秘的风俗,是让陌生的路人给出生的婴儿起名字。据说陌生的路人可以带走婴儿一生的灾祸邪祟,这样孩子

阅读(21) 评论(0) 推荐(0)

我蓦然想起童年的盛夏,想起那些闪耀着阳光、散发着瓜香味儿的往事。

午后的烈日烘烤着大地,热气蒸腾。一片片瓜田露出碧绿的西瓜,在阳光下闪耀着绿色的光芒。瓜棚四周栽着几棵葫芦,细长的的葫芦藤向着棚顶攀

阅读(360) 评论(0) 推荐(0)

记住你的名字,月季,

我永远不会忘记!

你不是为我而来,

也不是为我盛开,

你的花瓣会伴我飘飞远去。

亮润的清露在你苍郁的卵叶上滚动,

是绿色的记忆,还是红色的思想?

恰如

阅读(375) 评论(0) 推荐(0)

那是飞絮濛濛的时节,

乳燕儿在屋檐下呢喃作语。

孩子们在课堂念着唐朝的诗,

可是心里总想着货郎的拨浪鼓、

以及随风转动的纸风车。

放学的铃声响起,

孩子们嬉闹着、奔跑着,

阅读(359) 评论(0) 推荐(0)

在月明星稀的长夜,

想千里之外无雨又无风,

佳人还倚在窗台,

遥望着月色溶溶。

小城的灯火是夜中盛开的花,

歌声、车笛都飘散在夜空。

思念却如海潮,翻滚着,

淹没生命的每一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0)

<一>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春天,我还是一个孩子。河岸的小草从泥土里钻出来,露出嫩绿的小脑袋。我路过河岸的时候留意到一株顶着壳的小草。它的茎细长,嫩叶卷在泥黄色的壳里。我走近仔细一看,原

阅读(715) 评论(0) 推荐(0)

到了农历的年末,有一些商场内挂满了玲珑华美的红灯笼,玻璃橱窗上也贴上了各式花样的剪纸,这些都是年的符号,也是年的名片。我内心深藏的年味儿犹如一只脆弱不堪的老酒坛被这些符号与名片猛然击碎。老酒倾泻满地,

阅读(811) 评论(0) 推荐(2)

我总是想起一家名叫“饮食男女”的餐馆,它像是一座矗立在我心灵深处的屋子,贮满了色彩斑斓的记忆。

那是我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与四五个同学为了练习英语口语,初春的周末就约外教去郊游。我们的外教来自美

阅读(590)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