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元旦的时候孩子们互赠的贺卡,

也是放学后回家的路上伙伴们紧握的手。

是秋天的飘逸,却让人望而却步,

也是夏天的繁荣,却久而平淡。

你在我的梦中,

我在你的影里。…

阅读(32) 评论(0) 推荐(0)

初春的天气忽冷忽暖,阳光像是蕴含着魔力,照在土地上种子萌芽,照在花树上鲜花怒放。到了傍晚天气转阴,刮了一夜狂风,又下了一场骤雨,次日清晨灰蒙蒙的阴云悬在空中,好像随时会落下一阵冷雨。

我提着皮包沿着湿滑的街道走着,准备坐地铁到目的地。料峭的冷风吹在脸上感到一丝丝冰凉,让人感到季节的步伐还停留在寒冬。一丛丛花树在冷风中瑟瑟发抖,树下散落着一片片浅红淡紫的花瓣。

列车来的时候我闪进车厢。车厢狭…

阅读(36) 评论(0) 推荐(0)

乌鸦在晚钟里说:“这是昼的丧钟,

让我用嘶哑的歌喉给这丧音添一份凄凉。”

夜莺听了反驳说:“你错了。

黄昏是夜的开始,

让我用最美妙的歌声献给这伟大的时刻!”…

阅读(41) 评论(0) 推荐(0)

姥姥的老家在黄河之滨的一座村庄里,她有两个哥哥与一个姐姐,可惜他们都没有长大成人就染上天花、疟疾或鼠疫夭亡了。

那一年黄河暴发洪水,淹没了河南、山东、江苏的很多地方。那时候姥姥大约十七八岁,她随着浩浩荡荡的灾民向南逃荒,流落到贾鲁河畔认识了我姥爷,便在那里安家落户了。

洪水退去之后,逃荒的人们纷纷回到故土,在废墟上重建家园。姥姥的父母——也就是我的太姥爷和太姥姥也回到了黄河之滨的村子里。他…

阅读(86) 评论(0) 推荐(0)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姥姥已经去世两年了。在睡梦里,我经常梦到她;每当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我也总会想起她。当我清醒地意识到她已经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眼泪总是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

记得两年前初春的一天我接到父亲的电话,他说:“你姥姥离世了,她是今儿个凌晨四点的时候走的。你还是请假回来一趟吧,送她最后一程。”听到这个噩耗我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姥姥患了肺癌,饱受病魔折磨。前些日子母亲打电话告诉我说…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