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农历的年末,有一些商场内挂满了玲珑华美的红灯笼,玻璃橱窗上也贴上了各式花样的剪纸,这些都是年的符号,也是年的名片。我内心深藏的年味儿犹如一只脆弱不堪的老酒坛被这些符号与名片猛然击碎。老酒倾泻满地,浓郁醇厚的味道漫然飘散。

我小的时候,盼望着过年。从农历的腊月二十三开始,接下来的每一天似乎都是色彩斑斓的,都散发着温馨甜美的香味儿。村里的老婆婆坐在蒲团上教我们唱着童谣:“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2)

我总是想起一家名叫“饮食男女”的餐馆,它像是一座矗立在我心灵深处的屋子,贮满了色彩斑斓的记忆。

那是我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与四五个同学为了练习英语口语,初春的周末就约外教去郊游。我们的外教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他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身材颀长,头发卷曲,一双大大的眼睛闪耀着蓝光。那是他到中国的第三个月,对周围的环境十分陌生。他接到我们的预约后欣然同意,还戏谑地说有我们陪他游玩,就不需要花钱请导游…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0)

堂哥,你去世已经十年了,这十年时间过得也真快,转瞬即逝。在逝去的时光里,人世沧桑,万物代谢,而你定格成了相册里永远的微笑,凝固成了我内心深处永恒的怀念。

记得你上学的时候有同学欺负我,你就挺身而出,勇猛地摆平对手,让我对你钦佩不已。你辍学后到砖窑厂做苦工,又到饭馆做学徒,后来到新疆摘棉花。你小小年纪便饱尝人世的艰辛。

你十七岁的时候背井离乡,到江苏一家印染厂打工,每年仅在春节放假的时候回家…

阅读(90) 评论(0) 推荐(0)

当戈壁的沙子埋没了鲜花,

当飞鸟折断了翅膀,

当风雨侵蚀了通向明天的木桥,

我们不必诅咒,也不必绝望。

不必因风雨而止步,

不必因淫威而沉默。

编织一个五彩的梦想,

珍爱命运所赐的一切。…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0)

有一年初春有两只燕子在我家的屋檐下筑巢,我和母亲发现的时候屋檐的墙壁上已经粘了许多泥巴与树枝,它们在屋檐下飞来飞去。母亲说它们太吵扰,她说着拿起一根竹竿赶它们。它们受了惊吓,在半空盘旋一阵飞走了。

我连忙劝阻母亲,说它们千里迢迢从南方飞过来,在我们这里无依无靠,还是让它们在我们家安家吧。母亲将竹竿放下来,盯着脏兮兮的屋檐叹了一口气。我望着远去的燕子,猜想它们受了惊吓,很可能不再回来。它们将会另…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