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次到机场时内心总会被触动,撞开很多关于弟弟的记忆。飞机起飞之后,我静坐在机舱的座位上顺手撕下一张杂志的纸页,然后小心翼翼地叠起纸飞机。假如弟弟现在还活着那该多好啊,他现在应该二十六七岁了。他的梦想也许能够实现——他成为了一名飞行员!

我的眼前浮现出二十多年前的场景。弟弟身材瘦小,脸颊紫红,眸子里仿佛燃烧着机智可爱的火焰。他穿的衣服大多是我和哥哥的旧衣服,既破旧又宽松,裤子拖在身上像是裙子。…

阅读(22) 评论(0) 推荐(0)

我趴在地图上想从密密麻麻的地点中找到我的故乡芦湾。它过于微渺,像是沧海一粟。在辽阔的豫东平原上和它类似的村庄棋布星罗,地图上根本没有标出它的名字。我寻找熟悉的城镇、道路或河流作为参照,来测定它的位置。

我的手指沿着一条纤细而绵长的蓝色河流向南滑动。那条河流是贾鲁河,人们又将它称作小黄河。有一些史学家说它是楚汉相争时的鸿沟。元代河防大臣贾鲁主持治理它,疏浚河道,修筑堤坝,福泽两岸百姓。老百姓为了…

阅读(22) 评论(0) 推荐(0)

我现在要说的老鳖不是被我们炖汤的老鳖,而是我的家乡的一个特殊的人物。

七十多年前我的家乡盛行一种奇特诡秘的风俗,是让陌生的路人给出生的婴儿起名字。据说陌生的路人可以带走婴儿一生的灾祸邪祟,这样孩子的一生才会吉祥平安。老鳖出生之后,他的家人抱着他在马路上拦截陌生人给孩子起名字。他们等了很久拦截到一个马夫。马夫急着赶路,很不耐烦,随口说:“这个孩子就叫老鳖吧。”然后急急匆匆地驱车走了。“老鳖”就成…

阅读(11) 评论(0) 推荐(0)

我蓦然想起童年的盛夏,想起那些闪耀着阳光、散发着瓜香味儿的往事。

午后的烈日烘烤着大地,热气蒸腾。一片片瓜田露出碧绿的西瓜,在阳光下闪耀着绿色的光芒。瓜棚四周栽着几棵葫芦,细长的的葫芦藤向着棚顶攀爬,密密实实的叶子筛下一片浓阴。瓜棚仿佛是漂浮在绿海里的橡皮船。我和小伙伴们坐在瓜棚下谈鬼说怪。

一个小伙伴兴致盎然地讲着,他说从前有个孩子叫知了,知了的母亲死了之后父亲又娶了一个女人。这位继母心…

阅读(345) 评论(0) 推荐(0)

记住你的名字,月季,

我永远不会忘记!

你不是为我而来,

也不是为我盛开,

你的花瓣会伴我飘飞远去。

亮润的清露在你苍郁的卵叶上滚动,

是绿色的记忆,还是红色的思想?

恰如一双晶莹的眼眸,

紧贴着一颗忧郁而跳动的心。

你所呈示的,

是自然中的飘逸,

是平凡中的高贵,

是柔婉中的孤傲,

是默然中的豪放。

当美的世界离你而去,

你会在杂乱无章…

阅读(35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