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团锅巴

文/樊文博

这是年初的事了。

今年二月中旬的一个周末,几个长安的朋友要我作为向导陪同,去我的老家法门寺景区游玩。刚在老家过的春节,返城没多久,我也心疼父母年事已高,为了不让父母操心,就给他们打电话说,我一个人回去办点事情,不在家里吃饭。问爸妈需要啥不?父母都很坚决地回复,家里什么都不缺,千万不要买东西。如果忙的话,办自己的事要紧,可以不回来看他们。

我和朋友们清早开车出发…

阅读(87) 评论(0) 推荐(0)

那些过去的年

文/樊文博

再过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各种年终聚会开始多了起来,忙碌了一年的人们,都在开心期盼春节的到来。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已经不期待过年了。我讨厌被人问及岁数的增长,担心父母的老去。本该喜庆的时段,我却疲惫地应付,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奔赴各种饭局,可是几杯酒下肚,在朦胧的醉意里,我眼前浮现的却是——过去的那些快乐的年。

我小时候的年味是很隆重的。腊八粥一吃,年就拉开序幕…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0)

中秋随人愿

文/樊文博

离中秋节还有一段日子,母亲昨天忽然打来电话问我:“八月十五,你们回来不?”

我停顿一下说:“妈,到时再看。回去的话,提前给您电话。”然后我急忙询问父母身体是否安好?

“都好着,你们不用操心,把两个娃管好!”电话那端母亲低声应答着。

我明显感觉她有点失望。放下电话,我回头给妻子说:“妈就是老了,上个月底咱们俩不是刚回去三天吗?”

“估计老人想孙子了,上…

阅读(518) 评论(0) 推荐(0)

梦中的喜事

文/樊文博

曹老三沉着脸,一根接一根抽着当地最廉价的五元一包的烟。他眼睛盯着电视屏幕,跟媳妇赵宁丽一起看一部演绎年轻人婚恋的新剧。赵宁丽看的入神,时而发笑,时而叹气。终于,晚上的三集播完了。老三咳嗽了两下,媳妇知趣地关了电视,出去端来一脸盆凉水,毛巾浸入弄湿,取出来拧干,爬到炕上把女儿给他们新买的凉席细心擦了一遍。

“老三,不愁了,睡吧!”

坐在沙发上走神的老三,起身上…

阅读(641) 评论(0) 推荐(1)

短篇小说 晒饭

文/樊文博

七月的西安,早晨睁开眼就热的人难受。吹了一晚的空调,刚关一会,闷热的空气就会弥漫在人的周围。

范玉梅是在昏昏沉沉中,被老公连拉带哄才起床的。洗脸漱口没有刷牙,喝碗绿豆汤,吃了几口老公凉拌的红萝卜丝,啃了半片锅盔,舒展一下懒腰,又躺回床玩起手机来。老公提议开车带她去山里玩,她抬手指了一下墙角的空调,一句话也不想说。

“去山里肯定凉快,周末躺家里,有啥意思?…

阅读(786)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