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苹果和红苹果

文/草水甫寸

有些人喜欢吃红苹果,因为很甜,很香。而我却钟爱青苹果,略带酸涩,却清爽无比。它没有红苹果如此香甜,但是依旧有自己独特的风味,且常吃不腻;它没有红苹果如此娇艳,却清透诱人,更能让人滋生怜爱;它没有红苹果那般成熟,但没有一丝又黏又面的感觉,只有青嫩的汁水和爽脆的果肉。

正如爱情一样。一段恋情最美好的时候往往不是确定了关系相处很久了之后,而是当初暧昧不清的时候。…

阅读(884) 评论(0) 推荐(0)

月亮奶奶

文/草水甫寸

在我们那里,月亮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月姥姥。可是我从来没见过姥姥,所以便又给它取了个名字——月亮奶奶。

记得小时候,我总是搬着小板凳坐在奶奶眼前。跟着奶奶学那些自己根本听不懂的童谣“月姥娘,打场场。割了麦,请姥娘……”每到农历十五左右,月亮便格外的圆。好像能看清楚里面的一切。我总喜欢问:“奶奶,那月亮里是什么呀?为什么还有一动一动的?”“那是一个老太太在树底下捣…

阅读(710) 评论(0) 推荐(0)

文/草水甫寸

那一扇窗,总使我不停的眺望。

即使现在在理科班,我仍然在周围一个个拼命解着数理化生的兄弟姐妹的重重包围之下若无所事地写着对理科生来说无疑是浪费时间的文字。即使课代表写下的要上交的作业把黑板覆盖地“不留寸土”,我仍然只是在那一片片五彩斑斓中寻找那一抹清亮的绿色,因为那是语文作业;即使明天最令人敬畏的级部主任兼我们的物理老师要检查丛书的完成情况;即使一年零九个月一节课不落…

阅读(775) 评论(0) 推荐(0)

写给生命中最爱的人

文/草水甫寸

第一次亲口给爸爸说“父亲节快乐”是在高一的时候。记得当时在学校小超市里排着长长的队,那时学校管得严,不让拿手机,只能靠超市 里仅有的两台公用电话。

既希望快点轮到我,又害怕马上就到我了。因为当时很激动,酝酿了好久的台词,还想着该怎么引出那句话。终于还是轮到我了,像我提前想好的一样,先聊些别的,可爸爸似乎根本停不下来,不停的交待着我学习…

阅读(597) 评论(0) 推荐(0)

青春“痘”

文/草水甫寸

青春到来的时候,痘痘也来了。即使在“鸭梨山大”的高三,牧小野仍旧不忘在似海的作业堆里挤出一条缝来对着镜子鼓着腮挤痘痘。在最爱美的年纪长痘痘,真不应该。牧小野在心里嘀咕。虽然很不起眼。

她喜欢在课桌上放一个小镜子,上课时趁老师不注意会偷偷地看一眼。这是她的小秘密。自从实行了分组学习模式,以前常规的排位次序全都不在了。教室像被划成九宫格的模式一样,每个格子里有六个…

阅读(1150)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