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看李府的青砖在似水流年的消逝中坍塌为一抹微尘,墨瓦在喧嚣的夜空下无情地裂出一株绿草。还有那灰白的影壁墙,褪去了朱红的两扇门,它的颓似乎为一个潦倒的灵魂准备好了一切。

阅读(2667)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