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看李府的青砖在似水流年的消逝中坍塌为一抹微尘,墨瓦在喧嚣的夜空下无情地裂出一株绿草。还有那灰白的影壁墙,褪去了朱红的两扇门,它的颓似乎为一个潦倒的灵魂准备好了一切。

无情的岁月侵蚀着老屋的残年。

这一份寂寥中,是我的默默守候。

时光抽丝剥茧般无声无息夺去我的眉梢喜艳,夺去我的谈笑风声。当世界安静的仿佛只剩下我同这着老宅。守候教会了我整夜的啜泣,看着镜中哭红的双眼,才明白,流的不是泪…

阅读(2663)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