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烦躁不安,只因为卡车的轰鸣,汽车的喇叭,以及无际尘土的飞扬,这是尘世独有的繁华,我却被这繁华的一切扰得心慌意乱,无法走出迷惘。

我又该怎么办?走走寻寻,到了书架前。我望着书,脸上是神往。

这里是我感受到自然之美。看看散文,就能摸到阳光的气息 ,也能感受到它的抚摸,好似一层面纱,盖在脸上,轻柔、舒适、温暖。还能触碰露水的清冽。可以感受一棵树的成长,一棵草的顽强;感受天空的云卷云舒,繁星点点…

阅读(627) 评论(0) 推荐(0)

瞅了瞅日历,快过年了。

过年是回老家过的。像我这么大,却依旧玩心不减。所以隔天早上就去儿时的天堂——自家的田野,田间自然有许多条小路,不过好似迷宫一般,曲曲折折。我们小孩子为了省事儿,便直着跑过去,一回家就是一顿“说教”,但我们何时不调皮了?仍旧如此。

田盘有条小河,也是曲折的,小时候以为那是黄河,九曲连环呢。但里面的水是清澈的,并无多少鱼。记忆 深刻的还是小时候与同伴戏水,忽见得不远处窜…

阅读(588) 评论(0) 推荐(1)

雾中阳,隐隐现现;

阳中雾,金光闪闪。

雾如景,衬托着阳。

阳如斑,点缀着雾。

雾呢,溢着阳光;

阳呢,溢着空隐。

见其之时,正是晨曦之时。

妙哉,妙哉。

正如那阳光照耀你的全身一般,

我的周遭尽数布满了雾,

尽是神神秘秘,却也不敢深探。

隐隐约约地觉着那雾便是碗,

盛着涟漪阵阵的阳光。

雾碗愈来愈小,

阳光终于溢了,

渐渐的,雾去矣。{…

阅读(588) 评论(0) 推荐(0)

身体不由得猛得一震。

明明整个人是明朗的,一种奇异的感觉油然而生。

哦!那是悲伤。我着实疑惑了,不过无聊罢了,不过是倾听自然而已。怎么会有一丝悲伤涌现?正奇怪时,那一丝悲伤竟敢不经过我的同意,涌上我的心头,涌上我的眼眸。断然无视我,我该愤怒了,却怎样也兴不起怒火,只能作罢。悲伤扩大了他的领地,似一种毒,无治的,悄悄蔓延了整个身体,悲伤地色彩也悄然涂上。

心的牢笼已然破碎,猛兽也逃出。猛…

阅读(676) 评论(0) 推荐(1)

一个老人:脸上,是有那么多的皱纹;满头,是有那么多的白发:皮肤,是那么的黑。这样的老人,早已送进养老院去享受了。但,事情真会这样吗......

他,就是刘盛兰老爷爷。

在73岁,他的故事开始了。

1998年,刘盛兰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救助报道,从那时起,73岁的他就将自己微薄的工资捐出去。而受捐助的学生,也逐渐从周边几个地市"扩张"到全国各地。最多的时候,他同时资助着…

阅读(821)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