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在豫南农村,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进城参加了工作,20多年没在农村老家陪父母住过夜,更谈不上当今乡村之夜是什么样子。最近有了充裕的时间,父亲又刚离世不久,剩下个孤独的母亲穷家难舍,不愿意进城,我于阳春三月小住20天,天天在老家陪80多岁的母亲,帮助做一些家务,陪她聊天,陪她看电视,陪她看病,陪她过夜,也是我待在老家时间最长的一次。

乡村之夜是从黄昏开始的。当太阳西坠晚霞满天时,黄昏…

阅读(999) 评论(0) 推荐(2)

郑州绿博园,我对它情有独钟。尽管在最近三年内已经光顾游览过数次,但是,她就像是我交往过的一位知心朋友,每隔一段时间不见还怪想念哩!这不,4月20日我利用去郑东新区办事的机会,迫不及待地在午饭后再次游览了绿博园。

下了车,放眼望去,呀,一年多不见,这里已今非昔比了,与以往所不同的是东门外南北6车道的通道及两侧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道路中间有一条长龙式黄色隔离栏,路面的标线更清晰了;道路东侧原来搭建的…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1)

阳春三月,春光明媚,百花争艳,万木争荣。在这个美好的季节,我回到豫南农村老家短住,几乎是天天到田野里溜达,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麦苗绿油油,油菜花儿黄。

现在家乡的田野一马平川:田成方,井成网,路成格状树成行,高压电线扯到机井旁。尤其是我村东那一大坡,少说也有5000亩地, 被人民公社化时期开挖的沟沟港港所撕裂,又加之改革开放几十年的机械化水利治理,形成阡陌纵横、沟港相通、港河相连排水通畅的…

阅读(946) 评论(0) 推荐(2)

早过而立之年的儿子和儿媳终于结婚了,按照传统的规矩,亲朋好友总是要祝贺一下的,婚宴就成为必不可少的程序。

结婚待客不同于其它,以往婚宴大操大办的人比比皆是,大多认为是讲排场的事情,就拿我去年参加的小姨子的长女出嫁,就待客40多桌,规模较大,她只不过是老家县社保局下属单位的一名普通在职人员。可是,我作为刚刚退休的老干部,还是严格按照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八项规定和领导干部廉洁自律有关要求,先是向原单位…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0)

人老了病多,特别是到了耄耋之年,还能活在世上,那是自己一辈子修来的好福气,因为,过去有句古话:“人过七十古来稀”嘛!我的父母双亲算是有福气,尽管身体不好,但也都活过了80岁。不过,人虽迈过80岁的坎儿,可是住医院的次数却越来越勤了,迈医院的门槛次数也越来越多了。这不,2017年的年尾二老再次同时住进了老家的县中心医院,2018年元旦期间我也就顺水成章地再次当上了他们的“陪床”。

前年,我给老父…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