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断心肠,因他背叛情缘;忧恨如何,泪如歌,死如奏。

——墨离轩丶泪渺茫

挥笔墨洒,他写下“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流水无心恋落花。”

挥笔细描,他画出“青丝如瀑落、白衣胜雪的女子。”

远眺东北,他唱道“看似个鸳鸯蝴蝶不应该的年代·可是谁又能摆脱人世间的悲哀……”

拜堂礼至,他允诺“一生一世一双人……”

十年共处,他微笑“此生有你,足矣……”

手挽着手,他和她一起走过鬼门关;患…

阅读(83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