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麦黄杏子,按正常的季节,麦子将黄,杏子也就熟了。母亲院里的那棵大杏树,每年春天果实挂满枝头,枝叶隐约处万头攒动,可偏偏麦子黄了,仍绿汪汪的不见有黄的意思,馋得娃娃们直咽口水。耐不住打下一两个,酸得掉牙。

“梅子黄时日日晴”,以为梅子和杏子乃同物异名,品味,观形,觉得二者很相似,经过比对又翻阅了资料才知道原来它们是表亲。恍然,母亲院里那株多年麦黄了却并不赶时间的果树原来是梅子树。这样一来…

阅读(419) 评论(0) 推荐(1)

那年的那个冬天,偶然经过你门前,浏览你的空间,空白一片。

你的回访盛况空前,铺天盖地,洋洋洒洒,一夜之间连山山水水也成了你的铺垫。

风用如刀的手把你剪成六个瓣,天空用旷古的蓝做底色,不用丹青,无需笔墨,大自然挥就了留白的巨幅画卷。用太阳打光,让我看清了你的透明和不透明的两面。连细枝末节都那么冷,又那么艳。

我展开一条蓝色围巾,如天空旷古的蓝,轻捻针线,欲把你绣成永久的念,而我的多情却成…

阅读(465) 评论(0) 推荐(2)

与你邂逅,在那个桃花粉面飞霞的午后,你孕育一冬的花蕾,似乎就为了我到来的那一刻绽放。

不早不晚,我来了,你盛开,几分妖娆,几分艳丽。无声,却一番盛景。

满山遍野芬芳盈眸,我却只眼就走进你的绚烂,而你用满面笑容来回报我春的暖,在我灵魂深处,春风在与不在,你一直盛开在我心海,在我的文字里,面润红霞,散发着春天的味道。

徜徉在你的世界里,心若桃花。

读你,赏你,写你,画你… …

邀你…

阅读(3484) 评论(0) 推荐(14)

我一向不信神鬼之说,但却极相信缘分。我于新春有幸朝拜金湖新建的大佛寺,那一定是因为我的佛缘。

大佛寺位于金湖县城东北角,古人云依山傍水便可称为圣地, 以“尧帝故里”自居, 素有“荷花之乡”、“鱼米之乡”、“淮上明珠”、“水乡金湖”、“苏北小江南”之美誉的金湖县因白马湖、宝应湖、高邮湖三湖环绕,淮河入江水道自西向东贯穿,当年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定名“金湖”,则是意喻资源丰富日出斗金。把大佛寺建在湖滨…

阅读(871)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