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桃花韵

孕育而发的春意,写在枝头,执意开放的花朵,流淌着烂漫,毕竟等了三百六十五天,才迎来一场花事,我要赶一场花的趟儿,和桃红柳绿来个亲密接吻!

先说桃花,我踏进百亩的桃林,置身于花海,那灰褐色的树干,被修剪得苍劲古朴,沧桑中带着灵气,极像一个个天上的老仙翁,把桃花仙姑举过头顶,生怕她们跌落地上,坠入凡尘,和那凡夫俗子结一段尘缘。那摇曳妩媚在枝头的仙气,清新里蕴含着妖娆娇艳,升腾在半…

阅读(1210) 评论(0) 推荐(7)

无论男女,人人都希望自己的形象好一点,男的高点帅点,女的白点美点。——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美的标准,我若像她那样美丽优雅我便欣喜若狂,一生无憾!

她就是我邻居家的表弟媳妇,在我十六七岁之时,一个白雪皑皑的冬季里,有一次我在邻居嫂子家里学织毛衣,我和邻居嫂子围坐在煤火炉旁,听嫂子边做针线活边哼唱小曲。忽然间他们家里来了客人,客人是他家老太太的娘家侄儿,带着他新婚的妻子来看望姑姑。见她家客人推着摩托车…

阅读(476) 评论(0) 推荐(0)

我叫二妞,从小生长在农村。我家就住在村子的最后面,屋后是一条出村的小路。小路后面是一片小树林子,树林子靠着乱土岗子,乱土岗子里埋着那些不成人就亡故或是少亡的孩子们的死骨。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年轻少壮的男人们,妇女和小孩都不敢走夜路。

可是有一段时期,夜间在树林里和乱土岗子上总听到风里裹着呜呜咽咽的哭声,很像是女人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分不清是风声还是哭声。很吓人,那时我被惊得夜里睡不着觉,头埋在被窝…

阅读(445) 评论(0) 推荐(0)

{一}

安子是个壮年的汉子,不但人品好,长得也健壮结实,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每天起早贪黑的在生产队里劳动。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老婆又大腹便便的了。再有两个月他的第三个孩子就要出世。身强力壮的安子每天三次出工劳动,可日子过得还是紧巴巴的,半年粮食半年糠菜的。大人都能挺得过去,孩子还小,老婆就要临产了,家里一点细粮也没有了,安子心里着急,总想给老婆孩子弄点细粮垫补一下。

安子以前是生产队长…

阅读(523) 评论(0) 推荐(0)

时光如行云流水,从我面前匆匆而过,我早已没有了它的概念,不觉弹指一挥间,我已步入不或之年。一个闲淡无味,童趣未消的知足派。每天我都能快乐地游走在网络中的诗歌散文里。有时候我觉得尘世间的一切都与我无关。街上行人如同蚂蚁行军一般,他们为什么来去匆匆?无关我的痛痒,我的脚步永远也融入不到这社会里。

有时候我很陶醉这种生活,不与他人争高低,金钱名利视浮云,喧嚣世界,唯我独处。让自己的世界永远如桃花源般…

阅读(56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