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蚂蚁在大地上相遇了,由于矜持互相没理。爬过很久都后悔了,毕竟是同类啊,怎么都没有拥抱一下?”余秋雨在他的书里这样引用了他朋友周涛的话,至于出于周涛何文何书,我也没能找到。每每回想起这句话,闭上眼睛在脑海中想象:

大地无垠,黄土因干燥而开裂,视线所及满是黑色的网状构图。对蚂蚁来说,这些纵横交错的不规则黑色线条是多么惨无人道的天堑险壑啊,哪怕赌上自己的一生去翻越这些天堑、在险壑间上上下下,又…

阅读(733) 评论(0) 推荐(0)

(00:38:20-00:39:40片段讨论)

“艾希曼不是反犹人士?这算什么无稽之谈?”

“你都已经听他说过了,他只是服从于法律。他会服从每一项法律。”

阿道夫•艾希曼的罪行能否为他是反犹人士这一命题提供依据?作为在犹太人大屠杀中执行“最终方案”的主要负责者,艾希曼将500万犹太人送入地狱。因此,受迫害的犹太人及其后人以及大部分未曾经历过那场灾难的人们就将艾希曼认定为反犹人士…

阅读(1077) 评论(0) 推荐(1)

关于自我是什么东西的问题,在给定“自我存在”的前提之后,最容易联想到的观点有两个。一是自我是身体,可触可感;二是自我是意识,难以捉摸。

在第一种观点里,自我就是我的身体、我的肉身,有鼻子有眼,还有嘴巴跟耳朵,挠了会痒,掐了会疼,撞到了还会起大包,自我就是从头顶到脚底再从脚底到头顶捏上去都实实在在的我的身体。但是别人的身体也差不多是这样的,也是有鼻子有眼,还有嘴巴跟耳朵,也是挠了会痒,掐了会疼,…

阅读(1050) 评论(0) 推荐(1)

在希腊众多英气逼人、俊美异常的人头雕像中,却有一个极不和谐的头像——他的脸很宽,鼻子也很宽,而且很扁,眼睛 向外凸,嘴唇很厚,留着一嘴浓密而不整齐的胡子,说他很丑绝不过分。而实际上此人身材也很矮小,肚子上还堆着一摊肥肉,他常试图通过跳舞来减肥,却怎么都减不下来。他一年到头穿着同一条破烂不堪的长袍,从不穿鞋子,行走于雅典的大街小巷之中,逮着人就跟人聊 天,问一些令人抓狂的问题,搞得整个雅典城不得安宁…

阅读(1416) 评论(0) 推荐(0)

零点是十二点,

十二点是零点。

零点与十二点,

是在起点的轮回。

零点要熄灯,

这是学校的规矩。

偶尔会早一两分钟,

也会迟一两分钟。

都算作十二点,

都算作零点。

熄灯就该睡觉。

但是有人不睡,

比如我,还有其他人。

我不知道其他人为什么不睡,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睡。

我得想想,

对,想想。

夜凉了,到处都凉了。

我也凉了…

阅读(822)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