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到了,儿子,外甥放假归来,我 设酒款待。望着窗外冷冽的寒风,我把火炉打开,等起炉火燃旺,屋里顿感春意盎然。我拿出文弱小生送给的三花酒,围炉而坐,当我打开酒瓶,屋内一股浓郁的酒香 立码向四周飘逸。精神为之一振,不由得令人心旷神怡:好酒好酒,外甥 叫道。他接过酒瓶看了看,很在行的说:品酒师鉴定一个酒的优劣,一是先看酒色,二是再闻酒香,三是细品酒味。即看色,闻香,品味。我等虽不是品酒师,但按照这三原…

阅读(5373) 评论(0) 推荐(1)

一九六三年的农历八月的某天,古老的文安洼洪水还没有退去,八岁的我不顾奶奶及大姐的的阻拦,固执的登上了从县城驶往老家的小船。上了船极目眺望:远处的村庄犹如一座座孤岛,漂浮在静静地水面上。除了隐约看见 村庄周围竖立着几株柳树外,看不到别的绿色。

我的家乡离县城很近,不一会儿小船就驶到了村庄,我自己爬上了村民们打的防护捻,踏上了熟悉的街道。这才定睛察看:有近半的房屋倒塌,到处是残垣断壁,整个村庄没有…

阅读(1477) 评论(0) 推荐(1)

从小就喜欢看书,尤其是小人书,咱人太小没人愿意给看,只好啥书都看。虽说那时不认字,可我非常喜欢看姐姐课本里面的插图,不管是画的什么我都看不够。奶奶说,我过周岁的时候,在我身旁放置了许多东西让我抓,我什么都不抓,就抓放在离我较远的一本小人书。

记得那是我八岁那年,姑姑从远方来,给了我一元钱,让我愿意买什么就买什么,我高兴死了。我说我啥也不买,就买一本小人书。

再过两天是文安大集,我要奶奶带我…

阅读(1149) 评论(0) 推荐(0)

我们村儿有个十多亩大的 大水坑, 四周生长着一圈柳树。只要一下雨,全村的水都往坑里流。据老人们讲:此坑从没有干枯过,过去地里旱的寸草不生,坑里仍旧有水。人们点种玉米,栽点红薯都用坑里的水。到了雨季,一两场大雨过后,坑里又有了蛙鸣,孩子们又有了嬉戏欢闹的场所。

吃完午饭,半大小子们都跑到坑边,脱得精光,爬上一棵半倒得柳树径直往下跳,嘴里还念念有词:“甜瓜,西瓜,落地黄大xx”。你就看吧,啥样的入…

阅读(1401) 评论(0) 推荐(1)

别看杨玉启比他大好几岁,可杨玉启得跟他叫老叔。原因是他的父亲救过杨玉启的爷爷的命。杨的爷爷非拉他的父亲磕头八拜不行,拜虽然没有拜,但杨老爷子是知恩图报之人,逢年过节总叫儿子——杨玉启的父亲去他家探望。两家也就成了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亲戚。

杨家有一只大船,在那沃野遍地水的年代,船就是咱文安人代步的工具,上京下卫,探亲访友总是离不开船。杨玉启和父亲操弄着这么大一条船,俩人忙不过来总把他叫来帮忙。那…

阅读(155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