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题记

百年人生,弹指匆匆。时光是山水人家里的烟火,隔着辽远的雾色,辗转散尽。唯留路人惊讶的叹息。昔年的一指风华,终抵不过半掌流沙,手中紧握着的峥嵘山河,悄然在岁月里倾塌。浩渺苍穹,上古洪荒已远,浮生已是又一季轮回。何为喜,何为悲,何为错,何为对?不过是蜉蝣一世,梦回南柯。再见时,立于时光的彼岸,看风雨飘摇,往事渐远。{…

阅读(2652) 评论(0) 推荐(4)

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却怕长发及腰,少年倾心他人。待你青丝绾正,笑看君怀她笑。

—题记

弦微冷,弄指三声,却断人肠,犹记那年月下,一眉好水,冷月映蒹葭。而今故人已去,独留一剪相思忆,半世痴情终成殇。浮华盈袖,掬半盏明月光,悠悠红尘忆你,心冷如霜。此生一别,来世再难相见,我把思念散入云际,任它穿越时空间距,寻你。

三千青丝,杳杳而立。我是千年前岸边跋涉…

阅读(4287) 评论(0) 推荐(18)

邂逅雪小禅时,我还年少。

无意间看到那篇《风烟俱净》,她在里面说“也曾激昂,也曾奋进,也曾缠绵悱恻,如今只有一颗老心,藏着岁月的烟尘,可此时,一切俱净。”多通透,多明澈,这一切的索然无味,被她描绘的如此禅意。风与烟,都萦绕在眼前啊,只要心俱净了,就能任意东西。于是,瞬间喜欢上了这清净的字眼,喜欢上了银碗盛雪的她。

再大些,看过了更多的人事,逐渐在她的文字里嗅到了一丝寂寞。

她说,她在人…

阅读(1162) 评论(0) 推荐(0)

万千字中,独喜欢干枯如柴的“瘦”字。只觉得,瘦是被时间熨平的字眼,如一个小女儿一样时刻贴合着心。摸摸胸口,只觉得左边的心里是瘦的,嶙峋的骨紧贴着手心,真瘦啊,原来如此!

雪小禅说:“人瘦,便有饱满的东西在里面。世界从来辩证,丰腴的东西必定空空,而瘦,便有了风骨。”人瘦,如我,瘦的可怜。闲来无事,就会坐在阳光里想,为何自己会瘦成了枯骨,还嶙峋如柴般地在尘世里张望,待阴风袭来,阵阵凛冽,骨缝里都塞…

阅读(1174) 评论(0) 推荐(2)

素,是一种雅致的情怀,不张扬,不奢华,只是带着一股子的明媚与清新,淡淡的,如同芬芳的花儿,暗自生香。读着“素”,便突然想起,素衣女子。“素”字该是属于这样淡雅的女子的,她们纯洁安然,清冷低调,或是狡黠一笑,或是惊艳回眸,流转的眼波里,带着素,忽然间就惊艳了路旁的花开,酴醾了一季的花事。亦或是着一身素色衣服,披着及腰长发,乌黑的发里插着一根玉色簪子,静静走在潺潺的溪流边。折花照影,轻闻莺啼。

素…

阅读(6439) 评论(0) 推荐(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