仆忆童稚时,桑枣榆槐为民之所爱,不比楠杏之材,然皆敦实之木。稍长,有杨树者直上云霄,气吞江海,唯快唯捷,好求者趋之若鹜。

松柏者,颂之凌寒之刚毅;桃李者,乐之阳春之芬芳;椿萱者,敬之并茂之孝悌;杉、楝、梓、樟者皆有喜之。仆爱棠之临沟渠而立,处杂丛而隐。昔屠狗饮酒者,易水壮士也;种菊植柳者,南山隐士也。此皆草野之躯,常临襟肘之寒,时受口腹之饥,然矢志不渝,世人孰不歌而颂之。

盖非朝阳引凤之木…

阅读(607) 评论(0) 推荐(0)

午后的阳光透过黄绿相间的银杏叶子,零散斑驳地停留在脚下的石板上。恣意的知了声,此起彼伏,不知它是悠闲还是聒噪;潺潺的流水,流光了粗糙的石块,磨平了它的棱角。微风吹过,带来野薄荷清凉的气息。

秋,就在这银杏叶子,绿与黄的更迭中。

银杏在我的成长中是挥之不去的记忆,从高中到大学,每逢秋季,那淡雅的叶子总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不管是近两千年的文保对象,还是荒芜院子里的无人问津,在我这里,它们都一样…

阅读(793) 评论(0) 推荐(0)

是一幅云雾泼染的水墨画,是一曲烟雨谱写的清音,天空中飘洒的雨丝,淝河中舞动的荷叶,田野里摇曳的秧苗,庭院里萦回的炊烟。这里,是故乡。

从江南词间而来的烟雨,如约再见。只是少了一份秦淮河的胭脂味,多了一份黑墨水的醇香。年复一年的雨季里,蛙声仍旧呱呱不停,叫醒了沉睡的夏天;田间秧苗绿了又黄,黄了又绿,晕染了夏天的家园;河中的荷,依然风姿绰约,那举手投足间,一蹙一笑,都宛如江南里弄含羞的少女。

阅读(751) 评论(0) 推荐(2)

风吹起了你如水的容颜

像这一树的花开

在明媚的春日里

在厚重的土地上

你在为谁翩跹起舞

雨润湿了你温柔的心田

是油菜花一般的色彩

在诗意的黄昏下

在嘀嗒的夜声中

你为何凝望着梧桐

那一季的花开

是秋月

亦是冬雪

是更迭

亦是轮回

踏着乘风逐雪的梦

与青春一起

永不凋零…

阅读(759) 评论(0) 推荐(0)

燕子从水面轻轻略过,百花争相斗艳的时候,我坐在水塘边,蓦然发觉清明就要到了。屈指数来,在这里已是第五个年头,而清明的记忆竟变得那么模糊。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当年摇头晃脑背诵的场景虽已记不清楚,但牧童遥指的画面却依旧历历在目。孩童时代的眼睛里,看不到“行人欲断魂”的悲凉,有的只是春和景明,花晴柳绿。

春天是温暖的,且不说有天遣霓裳试羽衣的玉兰…

阅读(906)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