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那么几天,就可以忘记那边的温度~

来回奔波的长长铁路线,把我划给了两个世界。

再回来时,我唯一还拥有的是脚底下的泥土,那是南方赠我唯一的礼物。

何时才能再伏在阳台,去温暖你的声音~

把时光再还回来,让我说清楚我后来才懂的日子,让我再做一次你的同桌!

我保证,这一次我不会再欺负你了!真的!!

你东我西,要在出发就失去了交点。

只是我那时不懂,鱼为什么不眨眼睛,哪怕一次~…

阅读(1586) 评论(0) 推荐(1)

当我老了

双手颤了

谁会在我的左手边勾着我的手指

当我老了

眼睛花了

谁会为我抹去混浊的眼泪

当我老了

头发白了

谁会拂我白发去嗅闻不见的发香

当我老了

容颜褪尽

谁会抚我满脸皱纹的脸颊

当我老了

耳朵聋了

谁代我去听你的声音

当我老了

牙齿掉光

谁会吻我干瘪的唇心

当我老了

想起年轻的自己

可否像你一样

一切云淡…

阅读(3004) 评论(0) 推荐(7)

水泼了古巷,

青阶湿了烟海。

一把油纸伞,

遮了华奢,

朦胧背影,

化作风景…

一根红绳

盘了谁的劫?…

阅读(560) 评论(0) 推荐(0)

掀开门帘,化不开的烟,解不开的雨,缭绕,冷清。

——题记

水墨倾倒的天空,不见昨日的日光,湿漉漉的空气贴着皮肤,不禁从骨子里生出股股寒意。

“春当真来了?”

“春只是停在昨天了呢!”

三月底花开,四月初花落,树下,花瓣狼藉,由此,片片化作泥土的芬芳。那紊乱的心绪呢?可否与零落的花瓣一起葬进北春的泥土里?

袅袅清烟,清秀得像戏子里的小生,青衫长袍,眉眼带笑,仿若一杯茗茶,从此…

阅读(1061) 评论(0) 推荐(0)

三月折柳送故人,那四月是否已过了折柳的季节,而我也没有惜别的故人!柳条依依,婆娑弄影,送罢路人,可否等一回新人?

来日做她头上的一枚橄榄枝叶,抚她一回耳迹的长发,笑看她羞红的脸颊。

最美不过女儿红,春润,夏透,秋熟,冬粉,一回,便甘愿轮了回!

做不了一见如春水般明媚的她,新柳也不会等我这样一个新人,窈窕无态,那就做一回自己,未必笑脸盈盈,文字却可轻狂无道,守着纤细的笔,画着期许的圆。她…

阅读(1031)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