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前明月

文|李彦荣

夜半醒来,有月光从窗户透射进来,轻佻,静谧,和着秋虫唧唧复唧唧的吟唱声,驻足在床前。“床前明月光”,不由得,脑海中映出了这句古诗,连带着,那唧唧复唧唧的虫唱声,也变幻成了平平仄仄的调子,清越悠扬,盈听于耳,悠悠然,竟不觉有些醉了。

有人说,月是故乡明。这个人,一定是客居他乡的异乡人,就如李白。他曾是那个在懵懂的童年把月亮呼作白玉盘的稚子,那时候,他未经世事沧桑,天…

阅读(551) 评论(0) 推荐(0)

访玉泉观有感

文|李彦荣

我以为,访道曾经必定是这样的,玄衣轻马,一路轻尘,人烟罕至的山脚下,抬眼望去,绿树掩映中,一座古观坐落半山腰,远离俗世,如世外桃源,云遮雾绕,若仙家福地。

我以为,隐者曾经必然是这样的,一头鹤发,飘飘然有出世之姿;一缕白髯,笑捋间显仙风道骨;一柄白拂尘,挥动间便隔开了圣与俗。

我以为,修行曾经必须是这样的,隔断红尘,绝弃俗事;餐风饮露,服气辟谷;研理论道,…

阅读(568) 评论(0) 推荐(1)

文|李彦荣

人都说城市彻夜不眠,这话我本是相信的。但在我动笔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相信城市是睡着了的,至少,它打了个盹儿。

这一时刻,凌晨五点三十分,在我所处的这一小小的场域来说,属于城市的嘈杂与喧嚣纷纷退却,在大自然母亲的怀抱中,城市像一个熬夜贪玩的孩子,终于耷拉着眼皮,悄无声息地睡着了。

城市睡着了,嘈杂与喧嚣没有了,一些平时被掩盖、被淹没的声响却清晰起来,就如这婉转的鸟鸣。刚开始…

阅读(2289) 评论(0) 推荐(4)

父亲的功课

文|李彦荣

犁杖是量尺,铁锨是钢笔,镰刀是铅笔,磨刀石是旋笔刀,田地是作业本,玉米、小麦、谷子、土豆、高粱则是一个个字符。

父亲用犁杖在一块块田地上画下线格,搭好框架。一块用小麦写下粒粒饱满的殷切希望;一块用玉米写下对子女成绩节节拔高的期望;一块用高粱写下对火红日子的强烈渴望;一块用俯首弯腰的谷穗,来描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动者;一块则用土豆记下含蓄的心事,并将其深深埋在地底…

阅读(666) 评论(0) 推荐(1)

绝 活

文|李彦荣

新中国成立初期,某县戏剧团响应大力发展戏曲文化的号召,面向社会招收学员。剧团里演武生的王师父,收了一个名叫魏星的徒弟。王师父是剧团里演武生的行家,他唱念做打样样在行,特别是翻跟斗表演更是其一绝,每次表演总会博得阵阵喝彩。魏星知道自己跟了个好师父,学戏很是用功,几年下来就将师父的一身本领学了个七七八八。当然,除了师父的一项绝活。

原来,演武生时每次翻跟斗,魏星头…

阅读(69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