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时候,印象里没看到过父亲戴表。

长大了些,听母亲讲,父亲不是没有表,而是把表派了别的用处。父亲原本有一只很高级的进口表,叫英纳格的,他戴着它参加了婚礼,一直很喜欢。但后来在老家买了房子,又要贴补家用,他忍痛将心爱之物送进了当铺。母亲讲着的时候,声调是柔柔的,我也仿佛看到了父亲慈爱的笑脸,他蹲下身,一托就把我抱上了他的肩的感觉犹还在心。

六十年代里,我加入了“老三届”知青上山下乡的队伍。…

阅读(1028) 评论(0) 推荐(2)

每逢佳节倍思亲,兄妹们4 家12口欢欢喜喜过年时,我想起了母亲。

记得小时候过年,父母的神色很凝重。尤其是母亲,她经常在沉思,时而吩咐着父亲什么。看得出来,过年对她来讲并不轻松。母亲身体不好,一直是“家庭妇女”,当家当惯了的,加上传统的春节习俗又很隆重,历来我们家准备过年的一应事务都由母亲操心。从我记事时起,年前家里都要蒸团子,总是母亲一进腊月就准备了最好的糯米,然后一大早就去排队磨米粉。等到…

阅读(343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