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了,却不像儿时那样数着日子,一天天地挨近,倒有丝儿压抑。许是心态随年长而浊,在时光将童真剥蚀之后,再没了新衣新鞋的愿望,那些热闹喧哗似乎与我无关。

上完大年三十的班,带着妻儿往老家赶年夜饭。一

阅读(2681)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