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荐阅读过年

  • 发表文章过年

过年了,却不像儿时那样数着日子,一天天地挨近,倒有丝儿压抑。许是心态随年长而浊,在时光将童真剥蚀之后,再没了新衣新鞋的愿望,那些热闹喧哗似乎与我无关。

上完大年三十的班,带着妻儿往老家赶年夜饭。一路上,没见几多行人,稀稀落落的,就像晒谷场上洒落的稻子,若非偶尔传来三两爆竹声,我断然不会意识到自己行在过年的归途。街灯点亮,红灯笼、中国结也亮了,城市里的行道树倏倏地消失在后视镜里,而童年的往事一幕…

阅读(2644)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