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落,薄雾打湿了双眸。起身,点一盏青灯,照亮这无尽的黑夜。伸手,接一片雪花,放在唇边,凉意如刺骨。纵使,这石阶凉如冰,也不再会有人愿来此为我披上一件风衣。

旧时,君恩盛,满院春花皆盛开,花容月貌只为他妍。只因流年如水,繁华易逝,满园娇花皆如雨,纷纷散尽。旧时繁华去,我亦落寞至今,花不再,人亦不再。

冷风阵阵袭来,吹冰了紧抱膝盖的双手,也冷却了温热的心。望向如漆似墨的天空,月皎似水。呵,这月…

阅读(1210)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