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德拉说:“生活是一棵长满可能的树。”

在你我的一生里,什么样的生命历险不可能发生——假若是一柄锐利的剑高悬于头颅,那么,我们选择血迹斑斑;假若是如茵的繁华胜地,那么,我们选择芬芳绮丽……但,人生更多的是,于颠沛流离中伤痕累累。

瑞典著名心理学家说过这样一句话:“心理存在毒素的人,永远感觉不到生活的美好,而排除毒素的最好方法就是学会遗忘。”人的一生中难免回遇到挫折,伤害,打击等不顺心的事,…

阅读(3939) 评论(2) 推荐(2)

你是一只蜻蜓,点过我的湖心。然后我的记忆便以涟漪作裙,连寂寞都细绣缀锦,至此,我青春绮丽。秋风将冷寂大把大把地撇向大地,艳阳下便有了声声低吟。我侧耳倾听,可是风声里所有关于你的消息都叫静谧,每一次的错过都叫忘记。我不该怪你,没有把叶芝深情的诗读给我的听,因为我们还没有正面的相遇,只是你太累时恰巧路过我的湖心;我不该怪你,以一枚梧桐树叶凝滞我的呼吸,因为你内心的锚过于沉重,你不期待再一次冒险的航行;…

阅读(4951) 评论(1) 推荐(3)

张清华

在遥远东方的屋檐下不难找到这样的牌匾:梦巴黎。一点也不夸张,在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找到一家,甚至很多家以此为名字的时装店、咖啡馆……从上个世纪30年代的海上繁华梦,到如今变得面目全非的乡间小镇,这块牌子被花花绿绿的霓虹灯管装裹着,闪烁在充满着富贵与浪漫之梦的东方之夜里。

可见巴黎不是一座城市,而是一个梦。

有太多的东西可供想象:诗歌和玫瑰,骑士和爱情,灯红酒绿的海洋,富有的黄金…

阅读(9109) 评论(0) 推荐(2)

江畔小舟、轻摇的芦苇、南来聚拢的风……赣江上一览无余,视野里找不到期待的身影。

我在滕王阁的一隅,独想王勃。

游人脆脆的思绪如牵强的秋风,薄薄地依偎在滕王阁穿越时空的坚强里。站在清冷的滕王阁上,睁眼闭眼间全是王勃清瘦忧郁的神情。斜阳拥抱着欲泣的滕王阁,阁影斜斜地躺在江水里荡漾。帝王君子犹不见,槛外长江空自流。寂寞的阁上,觥筹交错的场景不复存在,诗弦管乐也只是附和。我坐在阁的阶梯上独自听江的…

阅读(4632)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