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我和火淼的日子还算过的和和美美,可是有一天,我去参加同学聚会,却改变了我命运。

记得那时,我的同学们个个都在谈她们的前任男友和前夫,谈的阳光就越发的灿烂起来……我的一个闺蜜问我的前任男友如何,接着又问我前夫有没有?当时,我的脸羞的一下子绯红绯红的,当时,我结结巴巴的说我的男友总共只有一个就是火淼,我的总共丈夫也只有一个也是火淼,我一说完,她们全部都笑我不时尚,说我这个白富美落伍了……{…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0)

两个人走这一生,琐碎而匆忙,但不叹息;有迷茫,有丝丝的痛,但不忧伤。两个人走在一起前行,沧桑与坎坷,只当是风儿轻轻飘过。

早晨起来,柴米油盐起航,携上一堆絮叨,打儿子的屁股,儿子的叫声,就是一首早晨的好歌,伴半梦半醒间的节拍,和清风的旋律,对儿子的爱,胜似书声琅琅;扭起老公的耳朵,发觉老公的耳朵越来越柔软,暮然回首,老公的耳朵,却是没细看的沿路之风光秀美。

回想我曾经的雾里看花,心思飘渺……

阅读(448) 评论(0) 推荐(1)

玩空间的女人,首先是上网的女人。女人上网,是因为女性的生活空间相对男性狭小,网络可以帮她们了解到全世界,在网站上随便转一圈,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便全知道了。网络能帮助她们扩大视野,让她们足不出户就结交很多志趣相投的朋友,使她们的生活变得充实而有趣。上网的女人常上自己喜欢的几个网站,听听自己喜欢的音乐,看看论坛,发表自己独特的见解,上空间拜读朋友们的精彩,在相互学习中,让自己成为有品味,有气质的女人。也…

阅读(342) 评论(0) 推荐(2)

没有人天生是流氓,流氓就像奔腾的流水,在不同的环境有不同的颜色,在不同的地理有不一样的温度,最后都汇聚成大海的壮观。

他,名字叫火淼,长的像武大郎,但他还不如武大郎,因为武大郎会做烧饼,武大郎还是历史名人,他火淼,只是一个痞子,一个流氓。

他,左手拿着啤酒瓶,右手握着棍子,腰间别着匕首,一副吊儿郎当,一副桀骜不驯的摸样。不要小看他这摸样儿,他看不起孔乙己的迂腐,他不屑杜甫的寒酸,他嘲笑着阿…

阅读(559) 评论(0) 推荐(5)

我是八十岁的女人,有人叫老妈妈,有人叫我老奶奶,有人叫我老太太或者老太婆……总之,世人给我称谓离不了一个“老”字。

对于苍老,我真的不感到害怕,因为我觉得人啊不能违反自然界的规律,不能逆反人生的发展,该老就得老,如果该老不老那不是妖精而是妖怪了。很喜欢一位网友送给我的一句话:“我眼中的你永远年华美丽,盛开如诗。一个女人活到了八十岁,还依然有女孩子的气息,那不是风情,那是修行。”所以,我觉得女人…

阅读(798)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