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漫漫戈壁 稍有风起便是黄沙蔽日 石砾飞走 在这一派荒凉的地方,有一座名叫暮凉的孤城屹然拔地而起。大漠的马贼是肆意横行于这戈壁的,所有的荒漠小城与路过的商队,时时会遭受被洗劫的厄运,唯有暮凉城,从不曾有过这等遭遇,马贼们不敢,因为暮凉城的城主,是南宫滟湘,一个永远一袭白色衣裙,武功高深难测的妙龄女子。

暮凉城的百姓像敬重南宫东城一样敬重南宫滟湘这个十六岁的女子——南宫滟缃,暮凉城前任城…

阅读(1303) 评论(0) 推荐(0)

一、

唐尧从工作单位回到家中仅作了短暂的停留就乘坐火车一路北上。

火车在铁轨上不疾不徐地爬,有节奏的车轮声撞击着唐尧的心房。

唐尧去部队找自己的男朋友贾森。

贾森,那个男人。唐尧将视线投向了窗外,她和贾森从读高中时就已经在一起了,至于他们之间的感情,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 很好 。

唐尧一度把贾森看作是可以厮守一生的男人。

二、

“下了操课,你来吧。我们老地方见”{…

阅读(1167) 评论(0) 推荐(0)

梦兮:

见字安。

这些天嗜睡,多梦,一觉醒来梦里全是你。

凛冽的北风席卷了原本就不大的Z城。现在的你,会不会还像在Y城那样每天穿着瘦瘦的打底裤配一件裙摆摇曳的欧根纱小短裙,会不会还习惯窝在女寝靠着热乎乎的暖气片写稿到凌晨,全凭一盒女士香烟提神。

你就像一只小夜猫,晚间精力充沛,白日昏昏欲睡。你在古怪而有严厉的专业课讲师眼皮底下肆无忌惮又心安理得的睡觉,年终考试却能稳稳当当的过关。你…

阅读(1561) 评论(0) 推荐(2)

Step1

秒针在表盘上努力奔跑,时针和分针却是慢吞吞。班主任在讲台上讲有关高考的各项事宜,到底是个语文老师,语调带了几分幽默却又不失说服力。陈雪翎坐在下面将日记写得风生水起,尽管如此,她还是听到一句:“高考完了,你别哭你也别叫!”陈雪翎的笔尖儿停了,在纸上留下一个小小的墨点儿。她的嘴角蔓上一丝冷笑,哭叫顶屁用,谁闹情绪,谁就是神经病!

Step2

阳春三月天不是陈雪翎所喜欢的,她讨厌…

阅读(1053) 评论(0) 推荐(1)

 一、

    高档的餐饮店刚刚迎来了傍晚的忙碌时段。

    翠茜燃一支烟放在嘴边,咖啡色的大波垂下来遮住了她大半个阴冷的脸。

   “小姐,这里不可以——翠茜?!你没有上班么。”

    穿制服的服务生是个可爱的女孩,她来制止这位顾客吸烟,走近了话说一半才认出对方是昔日高中时代的闺蜜翠茜。

   “米露,你请个假,到我公寓去,我们谈一谈。”

   翠茜的口气带了少有的不…

阅读(1153)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