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窥——有关我的新书

小书出了,没有任何喜悦,就像这个春天来了又去了,是个过程。前几天翻书橱,看到一本旧书扉页上有句话:“名誉如江河,漂起来的往往是轻浮之物。”不禁笑了,那是十七岁时,我用钢笔写下

阅读(789) 评论(0) 推荐(0)

花我的钱

这个冬天,雪一直没落下来。最冷的一天,坐在车里,能听到雪子子敲打顶棚的噼啪声,下车已然化作几滴清水。那时公公还在,爱人隔几天会把我送到他的楼下,爱人去上班,我则留下来照顾他。每次进门,公

阅读(1652) 评论(0) 推荐(2)

微雨,薄湿。薄荷样的空气如绿绸,在清水里漫开。霓虹尚在,晨,已拉开序幕。

下面,卧蛋。肉丝、香菜、菠菜、葱花、麻油,就是一顿安适卫生的早餐。不用再去排队,坐在油腻腻桌旁吃大连面。爱人走时,我嘱他带

阅读(1615) 评论(0) 推荐(6)

遗落的温度

文菡萏

搬家是琐碎的,很多东西都在舍与不舍之间。我曾把它们请进生命,爱惜过、擦拭过、使用过,连微小的划痕和残缺,都成为我在这个平凡世界里的延伸。细碎的碗碟、杯筷、烟缸,茶叶罐、纸抽

阅读(1035) 评论(0) 推荐(1)

我把故乡装给你

文菡萏

这个早春的夜晚,我抵达,冷冽的空气如烙进肌肤里的梅花,清凉鲜艳。我喜欢这样的温差,也喜欢这个我生活了三十多年不是故乡的故乡。

我的故乡在远方,神在那里安葬雪花布施爱

阅读(1090) 评论(0) 推荐(1)

木质时光

文菡萏

有盆玉树,一直在三楼平台栉风沐雨。鸟叼雀啄,不免伤痕,土也流失,凹凸起伏间阴满绿苔,几根杂草相映,大有森林之态。爱人搬下,擦洗整理一番,搁了两块鹅卵石,竟别有风致,我说放我桌

阅读(1486) 评论(0) 推荐(4)

小资,内心的资本

文菡萏

水面有白色冰凌凝结,如漆烙的暗花,颇添风姿。望着窗外,衰草枯树寒鸦,一片索寞,知道季节已悄无声息滑入深冬。

上线,看到出版群在那征书。首一,闲情小资类:茶、咖啡

阅读(1104) 评论(0) 推荐(0)

处夹缝腾挪不易 聚人气水到渠成——说平儿

文菡萏

看过一帧照片,朋友拍的,一方浅绛彩瓷花盆的一面。图中月牖轻悬,桐阴低蔓,牖下女子衫薄春软,云松髻绾,正在揽镜自照。美极!有题曰:“错把钦䲹当凤

阅读(3660) 评论(0) 推荐(2)

红楼男风

文菡萏

夜半有雨,缠绵枕上,滴滴答答,恍若置身幽海深潭,时空隔断。

红楼在侧,无事翻翻,聊以催眠。早起读高阳小说,方知清朝为何男风盛行,有兔子一说,这正和红楼第75回相契。贾敬死

阅读(4383) 评论(0) 推荐(9)

文菡萏

天空放晴,楼后野菊花开得正好,趁机剪了一捧,安于瓶中。

那天写《深巷卖花声》时,用了“低睑”一词。我用它形容门楣,“ 低睑的门楣”,一个极好的朋友觉得不妥,建议改下,我不舍,也找不到合

阅读(4137) 评论(0) 推荐(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