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窥——有关我的新书

小书出了,没有任何喜悦,就像这个春天来了又去了,是个过程。前几天翻书橱,看到一本旧书扉页上有句话:“名誉如江河,漂起来的往往是轻浮之物。”不禁笑了,那是十七岁时,我用钢笔写下的,培根说的。我在一个来不及思考的年龄,复制了别人的思想。而很多年后,我不再喜欢名人名言,不再引用任何人的话,甚至唐诗宋词。于那样的点缀,更喜爱躲在自己的暗影里,开始钟爱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语言,自己平…

阅读(696) 评论(0) 推荐(0)

花我的钱

这个冬天,雪一直没落下来。最冷的一天,坐在车里,能听到雪子子敲打顶棚的噼啪声,下车已然化作几滴清水。那时公公还在,爱人隔几天会把我送到他的楼下,爱人去上班,我则留下来照顾他。每次进门,公公都会说你来了,休息一下;走时也会说,慢走,辛苦你了!这他对我说的最多的两句话。

实际在那,我并无太多事可做,无非收收卫生,热热牛奶,整理下大小便,帮他翻翻身,擦擦痰,喂喂水,洗两件衣服,或翻几页…

阅读(1583) 评论(0) 推荐(2)

微雨,薄湿。薄荷样的空气如绿绸,在清水里漫开。霓虹尚在,晨,已拉开序幕。

下面,卧蛋。肉丝、香菜、菠菜、葱花、麻油,就是一顿安适卫生的早餐。不用再去排队,坐在油腻腻桌旁吃大连面。爱人走时,我嘱他带把伞。

一个人的家是寂静的,花香掉落。风,像干净的孩子穿过窗纱、格子、书籍,迂回在每个角落,甚至跑进床单被褥间。买菜,做饭,煲汤,坐在桌前安静打字。灶上有火,微红,煮了山药,砂锅噗噗冒着热气。好闻…

阅读(1541) 评论(0) 推荐(6)

遗落的温度

文菡萏

搬家是琐碎的,很多东西都在舍与不舍之间。我曾把它们请进生命,爱惜过、擦拭过、使用过,连微小的划痕和残缺,都成为我在这个平凡世界里的延伸。细碎的碗碟、杯筷、烟缸,茶叶罐、纸抽盒、插水壶,大大小小的东西,我答应全留下,只带走柜子里的衣物。

我不知道我再回来时,它们是否安然,家里是否原貌,新主人是否能用母性温暖的眼神,给予它们爱。为那些盆栽浇水,珍用每一件器皿。也许早就在…

阅读(966) 评论(0) 推荐(1)

我把故乡装给你

文菡萏

这个早春的夜晚,我抵达,冷冽的空气如烙进肌肤里的梅花,清凉鲜艳。我喜欢这样的温差,也喜欢这个我生活了三十多年不是故乡的故乡。

我的故乡在远方,神在那里安葬雪花布施爱。我只是风吹的一粒,四年,童年月牙儿的一小截,却让我一张口就泄密。这是故乡馈赠给我最完美的礼物,嵌进骨髓,终生不褪。

我坐公交,一站一站地坐,车子像打盹的老人,一站一站地停。雍容华美的香樟,精致璀…

阅读(999)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