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现在这个时代有人写文章还会犹豫在敢与不敢之间的话,那便是这个人思想的不幸和知识的悲哀。我认为现在中国的教育事业越来越重视文凭的高低了。这不是一种对能力考察和筛选的方法,而是一种顺应大众、顺应潮流

阅读(1224)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