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少年,鲜衣怒马。

曾有少女,舞练弄纱。

天引着骏马,来到秦河畔。

蝶牵一缕练素,静候着天。

“我要去参军了,就在今秋。”

“能不去吗?”

“我必须要去,战家没有懦夫。”

“嗯”

蝶抬起微垂的螓首,在天脸颊上印下一枚清凉,天随即咬破中指,将一滴鲜血印在蝶的手腕,指天誓曰:“他日封候拜将,定来迎娶卿,永世不弃,天地可鉴。”

“嗯,我等你”

战天正当年少,意气…

阅读(1412)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