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最清澈、最纯洁的莫过童心,世间最绚烂、最美丽的莫过夕阳。童心和夕阳的映照,又该是何等的生动而壮美。这种美,可以从王全仁歌谣创作中尽情领略。

数月前,王老托人转来厚厚的新歌谣手稿,电话里嘱我为这些即将付梓的作品写篇序。几番谦恭与推让,都被老人挡了回来,也就老老实实捧读这些熟稔的旋律与图画。

二百多页的歌谣,仅目录就占了21页,这些标题春风般的携来熟悉而亲切的暖流。许多作品是我读过的,还有…

阅读(759) 评论(0) 推荐(3)

是在2007年11月28日晚上8点,一位陌生的博友发来纸条:“您好,因为博客里冒出你的名字,所以跑了过来,居然发现,你这里文章的作者/成岳?冒昧问一下……”就是这个纸条,因为时间久了,我现在打开看时,省略号前面只剩下这些内容;后面我记得,还有“您是姓成吗?我也姓成。”大约是这样的一个纸条。

这位陌生的博友,是我在浩瀚的博海里,遇到的第一个“一家子”——海边的小妹雪儿。

遇到同姓的人,并没有…

阅读(847) 评论(0) 推荐(1)

吉祥,与嘉祥,一字不差。所谓嘉,吉上加吉罢了。

而这嘉祥,是一县之名。在中国的山东,在山东的济宁。

地球人都知道发祥了东方文明的中国,所以在中国不要说不知道济宁。此地以济水得名,取安宁之意;济宁十二县市区中,有至圣孔子故里曲阜,亚圣孟子故里邹城;而这嘉祥,乃宗圣曾子故里。春秋时期,鲁哀公西狩获麟,取嘉美祥瑞之意而名嘉祥。麒麟乃吉祥兽,故名。嘉祥置县,是1147年的事了。

济宁七县中尚有…

阅读(787) 评论(0) 推荐(1)

我们的春天的确来了。

清清明明的春天,清清明明的,将我们拥入清清明明的怀抱。早上出门,沿宽阔的洸河路、常青路,已见杨柳吐翠,繁花满枝头,把个昨天还扭捏作态的春色,殆尽了踌躇;恍惚中觉得,昨天还不是这样的春色呢。新世纪广场的天空,骤然的彩鸢纷飞,为一个新的、盎然的春天梳妆着。

但那彩色的风筝,却使天幕变得低矮了许多。在郁迫着一个更窄小的空间里,隐隐作痛的灵魂。这是清明时节欲断的魂,被一副冰冷…

阅读(859) 评论(0) 推荐(2)

有了想象的力,最现实的收获是有了想象的儿孙一族——庞大的想象集团。

那资助想象的盘缠很多,譬如读书。开卷时看在眼里的都是文字,浮现于周围天空的却极像电视的屏幕了。那花花绿绿,林林总总,是什么节目都肯演,便也有了把世界关进自己屋内的更广阔的想象。

蔡伦未降生时,便有那么多先人,读那如塔如山的竹简,又多善抚琴对弈,不像我只顾了写东西,便没空旅游或去舞厅、卡拉OK以及郊外散步。先人的雅趣颇是兴旺…

阅读(723)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