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的夜已有寒意,阴沉的天预示着一场大雨。琅琅穿着睡衣、拖鞋从房间里跑出来,冷气直贯入体,她打了个寒噤,泪水从眼眶溢出,漫无目的地在空寂的街道上行走着,23点的路灯在黑夜里发着诡异的悲凉的光。这一带是新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0)

提笔写下这个故事 ,本意没有影射谁,也没有意地把数千年歌咏的爱情庸俗化,更与已与人无关,只以主观的笔墨写下这个考验人性的感情历程,只便一读一思,寥以增笔添色。

星期六,晶晶慵懒地躺在床上看《少年维

阅读(340) 评论(0) 推荐(2)

咚咪在上岗可谓是在沧海桑田的披荆斩棘之后,毕业后到处求职再求职,一暑假在省内各个市县的教育局招生报考面试中穿梭,这个未录取,那个榜上无名,她为了生存必须咬牙再咬牙,坚持再坚持,不停地到每个市县招师中笔

阅读(545) 评论(0) 推荐(0)

父亲做了一辈子政府机关的小主任。我大学毕业时父亲把我叫到书房。语重心长地谈了他多年的心愿——经商。原因是为生活劳苦奔波了几十年,到头来一栋小洋房也没为儿子留下。他不想让我一生中也在温饱线上徘徊。而家乡

阅读(714) 评论(0) 推荐(0)

这是一个迷离的世界,在霓虹灯的迷离下看不清别人,更看不清镜中的自己。

离异三年已35岁的原素刚刚组建了新的家庭,谈不上喜欢,更与爱不沾边,几十年爱的驳离也早已模糊了“爱”这个字的定义。她现在是务实

阅读(1044) 评论(0) 推荐(1)

字典中“知己“是彼此相互了解而情谊深厚,字面上理解“知”是知道,“己”是自己,“知己”就是知道自己,延伸开来就是另一个自己。你只有一个,除了影子何来另一个自己?无怪乎多人感叹“得一知己足矣”。可就一知

阅读(840) 评论(0) 推荐(5)

我和万克的相遇是偶然也是必然。

就是那棵浓密的垂柳下,刚过完27岁生日的我,留着15岁年龄的学生头,独自一人坐在护城河的堤岸上,感受着黄昏悄悄走来。看着最后一抹夕阳浸染着微波粼粼的水面,深深浅浅的

阅读(868) 评论(0) 推荐(0)

百花蠢蠢欲动,是春天了。

太阳已两天不见,有了雷声,先是小雨,再是中雨、暴雨,现如今是濛濛细雨,从屋檐上滴下的水珠的“滴答”一声又一声。

房前一片闲置的土壤,在风雨的吹拂滋润下早已迫不及待地吐

阅读(655) 评论(0) 推荐(0)

旦凤嗜睡的特性仍在持续,大雾迷漫中那栋楼忽隐忽现,又是那层楼那间房,灯光在夜空中幽魅着。高伟正和那女人缠绵着,柔情蜜意和对她的冷漠割杀着她的神经,她恍惚地拿起水果刀向他们飘飘悠悠而去,就在路中央,“轰

阅读(707) 评论(0) 推荐(1)

(1)

辽阔的旷野上,麦苗稀稀落落,寒风撩人。女孩穿着宽大的毛衣长发舞动着匆忙地走着,纱巾被风吹落,是浅兰,又是鹅黄,还是乳白……好轻好柔,她追呀追呀,风向转换,纱巾倏忽不见,女孩既没有追上,又怅

阅读(1066)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