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得最近可是春风十里,红光满面,尽管冬风冽凛,乡村的尘土飞扬。这不!此时正拿着笤帚,指挥着几个人清理两旁的杂物和枯枝。

“大弟大妹们,这边的树叶不要忘了扫!”

他的小眼眯缝开,脸上的皱纹如枯枝扫荡着,单调而高昂中洋洋自得,语气中夹杂着命令。这是他小队长的权威所使,党的政策就是好,没想到60岁一滩泥了,惠民到自己头上,不但月月有工资,还一月500元的清洁工让他做,更值得炫耀的是有头有脸的人三…

阅读(398) 评论(0) 推荐(2)

(1)

关于蜻蜓的故事,我总会想起林黛玉的《葬花吟》的开场白——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就此以诗句作为题目,或是扣准了蜻蜓的一生。

16岁的她身高已长成,162cm,纤手细腰,水灵娇嫩,乌黑的长发顺直自然。站立众多颜色各异的女人群中是那样天纯。只有她的美才给她些许自信,父母是这座城市的拾荒者,没有上高的资本的她成绩平庸落后,她没有大的志向,只想等两年找个好男人嫁了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阅读(685) 评论(0) 推荐(2)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子,洋溢着阿Q的精神,一步步向他们走来

“董老子来了。”

“正无趣着呢,他来给我们增加点情味…

阅读(803) 评论(0) 推荐(1)

秋的夜已有寒意,阴沉的天预示着一场大雨。琅琅穿着睡衣、拖鞋从房间里跑出来,冷气直贯入体,她打了个寒噤,泪水从眼眶溢出,漫无目的地在空寂的街道上行走着,23点的路灯在黑夜里发着诡异的悲凉的光。这一带是新开发区,还没有繁华地带的歌舞升平,这给琅琅平添许多孤冷。她记不清这是多少次和康乐争吵了,每次争吵的触端都是鸡毛似的事,却引发出无限的埋怨,甚至憎恨,她没想到大学时候的海誓山盟如此快地在日常平凡的相伴下…

阅读(747) 评论(0) 推荐(1)

提笔写下这个故事 ,本意没有影射谁,也没有意地把数千年歌咏的爱情庸俗化,更与已与人无关,只以主观的笔墨写下这个考验人性的感情历程,只便一读一思,寥以增笔添色。

星期六,晶晶慵懒地躺在床上看《少年维特之烦恼》,席卷在维特心里情感中哀戚,还正睡觉的幼熙的手机响起。

“喂,幼熙,我爸医药公司今天中午聚餐,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我……见到你父亲怎么应对?我怕。”

“怕什么,有我呢?一会儿…

阅读(678)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