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的夜已有寒意,阴沉的天预示着一场大雨。琅琅穿着睡衣、拖鞋从房间里跑出来,冷气直贯入体,她打了个寒噤,泪水从眼眶溢出,漫无目的地在空寂的街道上行走着,23点的路灯在黑夜里发着诡异的悲凉的光。这一带是新开发区,还没有繁华地带的歌舞升平,这给琅琅平添许多孤冷。她记不清这是多少次和康乐争吵了,每次争吵的触端都是鸡毛似的事,却引发出无限的埋怨,甚至憎恨,她没想到大学时候的海誓山盟如此快地在日常平凡的相伴下…

阅读(297) 评论(0) 推荐(0)

提笔写下这个故事 ,本意没有影射谁,也没有意地把数千年歌咏的爱情庸俗化,更与已与人无关,只以主观的笔墨写下这个考验人性的感情历程,只便一读一思,寥以增笔添色。

星期六,晶晶慵懒地躺在床上看《少年维特之烦恼》,席卷在维特心里情感中哀戚,还正睡觉的幼熙的手机响起。

“喂,幼熙,我爸医药公司今天中午聚餐,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我……见到你父亲怎么应对?我怕。”

“怕什么,有我呢?一会儿…

阅读(342) 评论(0) 推荐(2)

咚咪在上岗可谓是在沧海桑田的披荆斩棘之后,毕业后到处求职再求职,一暑假在省内各个市县的教育局招生报考面试中穿梭,这个未录取,那个榜上无名,她为了生存必须咬牙再咬牙,坚持再坚持,不停地到每个市县招师中笔试面试,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在远离家乡700里的一个县城的教育局的光荣栏上榜。

9月开学正是金秋怡人,虽然中午仍显焦热,咚咪提着日用品辗转找到分配的学校已是开学当天下午3点,炙阳正热烘着校园,学…

阅读(548) 评论(0) 推荐(0)

父亲做了一辈子政府机关的小主任。我大学毕业时父亲把我叫到书房。语重心长地谈了他多年的心愿——经商。原因是为生活劳苦奔波了几十年,到头来一栋小洋房也没为儿子留下。他不想让我一生中也在温饱线上徘徊。而家乡——深圳,经过三十多年的建设,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并给予“人间天堂”的称号,而被全国全世界所注目。看着父母劳碌大半生仍两手空空,下定决心不再重复父亲的老路,抓住“年青”这笔财富向经商路上挤。

在…

阅读(718) 评论(0) 推荐(0)

这是一个迷离的世界,在霓虹灯的迷离下看不清别人,更看不清镜中的自己。

离异三年已35岁的原素刚刚组建了新的家庭,谈不上喜欢,更与爱不沾边,几十年爱的驳离也早已模糊了“爱”这个字的定义。她现在是务实的年龄,务实的心,别人介绍,网上热络,目送秋波,肢体燎人,语声摄魂,终于把砖石吊到手,别看将要枯零的一枝花,同样如少女苹果般香甜诱人,原素暗暗地得意着。

新婚燕尔,她总要表现出十足的缠绵,一日不见…

阅读(1046)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