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

——林语堂《吾国吾民》

其实,若干事事之后

心归于沉寂

只需小小的一方静土就够了

那怕崎岖而不堪

一湾浅浅的秋水

那怕并非清澈现

阅读(6) 评论(0) 推荐(0)

对岸的那位是商之才

那位美色不在,只有手腕

那位又能骂街

那位比男人还坚韧

他们比试擂台

你抉择。必须

说是自由与民主的最高境界

商才与骂街同在,那

丢了三,找不着四的

阅读(7) 评论(0) 推荐(0)

二月的风刚刚吹开窗棂

你便从远方来

如田野里撒欢的小吠陀

紧随着奔跑

在你的身后(你说你总会是这样的,或者

静静地站在通往你的幽径

向你作会意的致敬

看见吗

小溪里的源

阅读(6) 评论(0) 推荐(0)

冬日与春日之隙

御去这一身的皮囊

是件多么愉快而又不快乐的事情

那时,你会将所有的记忆交还给大地

然后,找寻得一个幽静的角落

将浑身的污垢一一洗滌

(当然还有些美好

然后,

阅读(8) 评论(0) 推荐(0)

二月,未能忘却的

一个共同记忆

那时的春天是黑色的

那时的我们

将一腔青葱交给山河

将誓言托付彼此

从黄昏到清明,让

最后的一抹阳光托付起朝霞

让她燃烧成一枚闪烁的舍利

阅读(12) 评论(0) 推荐(0)

深夜三点二十,哦不

也许可叫做今日之凌晨

醒来是不是一种罪过

让冬日的风再一次吹拂

让冬日的雨声再一次

淋漓遐想的舟

那些无休止的嘀嗒与嘀嗒之间

无序而又有序的声响

阅读(12) 评论(0) 推荐(0)

我们该用什么样的耳朵去倾听

那来自天国的圣音

如此的纯如此的静如此的完美

我们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安抚

那些来自地狱的冤魂

如此的脆弱如此的无助如此的奈何

你与你们都去了呀

阅读(10) 评论(0) 推荐(0)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1837年1月29日在与丹特士的决斗中死去。

请不要亵渎我的勇气

就如你决定不再爱我一样

我没有忧伤也没有哭泣

而我只想对着山河大声地说:

我爱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0)

今夜后,思绪将延伸至远方

数百里外,甚至更远的

那方田野,那座村落

那条太平河的思虑与绵延

那栋高岸旁的徽派建筑

那个银发戴着黑色丝绒帽

将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在油灯

阅读(16) 评论(0) 推荐(0)

你是美丽的,我竭心尽力,用古老的高尚的方式来爱你。

——叶芝《亚当的诅咒》

城廓与郊野之环绕

小河静卧其间

城门洞开,芦花飞扬

宁折不弯的荷

粉身碎骨的艾蒿

从晨曦到黄昏{

阅读(1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