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直地下

下得有些肆无忌惮

你的年龄

会说些埋怨的话

多时闭嘴

其实只是嘴上的功夫

不能正视你

也忘了前去的方向

是宽是窄

并肩还是交叉

在淅淅沥沥的雨中

沿着河流

走下去

早不知哪是西岸

灯光暗昏

随着雨滴撒落一地

幽静得失却人烟

入伙了那个孤寂的客栈

雨幕下的几簇人影

对饮后的沉醉

今日只是昨日翻过的一页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1)

穿过连绵的雨季

以及阴幽婆挲的树林

会在哪个截点

停住匆忙中的脚步

你问,

哪个是青葱而莽撞的少年

举着长长的戟挥向天空

赶着羊群信步于古老恒河谷

在朝阳初升,或者

晚霞坠落之时

唱一些委婉的或者忧伤的歌

沿着南去的河流

随着所有虔诚膜拜的人流

而过

不必停下匆忙的脚步

在那里

在布谷鸟唱得最欢的日子

在咕咕鸟最忙碌的时候

他…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0)

是的,确是有那么一片田野

曾经矗立在那里

他与她都会仰望变幻的云彩

或者,俯视干涸的草堆

如同守望爱情

咒语与讥讽都显得无趣

只是昨日八月的风

过于灼热

田野的火四散漫延

越过了是非对错的界限

多少年了

还有些不散的魂灵

依然躺卧在那片青草地上

将世界的盛宴一一尝遍

他不再说

她也不再听,因为

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可言。

2017.…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0)

走进乌拉巴托已是子夜

喧闹的草原也已沉睡

只有风

吹过陌生的气息

那些弯曲如虹的小道

那些低矮的毡房

那些高坡上飘扬的旗幡

以及那些散落在天边

三三两两的马、羊和牧羊犬

那些星星点点的灯火

那些诉说中的马头琴

都已经羞于再见

躲藏在幽暗的草原深处

那些南方的人们不会骑马

主人却为他们宰了年轻的羊

羊被架在腥红的火炭上

滋滋作响,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2)

想回到那个院里

有着如你天台般的惬意

一方并不太小的天井

几只雕着龙纹水草的缸子

三间朝南砖木结构的平瓦屋

还有些小厢房座落两边

青砖黛瓦,一口水井

花格窗棂与吱吱作响的地板

冬暖夏透丝丝凉意

那院里院外的天地

尽可滋长你所有的花艺

让爬山虎或者葡萄藤爬满天空

让红金鱼自由地潜入睡莲怀里

让四季的花儿争艳

让瓜果蔬菜伴随蜂蝶

呵,让所有白…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