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深秋,桓仁五女山红枫如屏的小径上,一片寂静。一棵棵红枫,虽不是先前盛大繁荣的光景,高挑着几枚黄、红的叶子,倒也有几分从容。树下,满地落叶,黄的蜷缩,红的伸展,依恋着老树虬枝,静听渐行渐远的秋声。一切都显得沉静安祥,而一切又不似秋深清冷时的脆弱。

我们慕桓仁的五女山而来。五女山上的老树,紧挽着稀疏的叶子,似有沧桑历尽,又极近生命的庄严。萧瑟清冷中,带给我们一份不言而喻的惊喜。桓仁虽然很小,…

阅读(2016) 评论(2) 推荐(1)

有一天,朋友去看山里的枫叶,回来后,我问她“山里红叶好看吗?”

“好看!非常好看!”她热切地说。“可是,山里的红叶还没‘疯’呢!”

我笑了,没“疯”都说好看,如果“疯”了,该是如何?

于是,我想那座被秋枫染红的山,就像想着一位柔情万种的知已一样,想着那份神圣、美丽的秋。

半个月过去了,想必那些红叶也该“疯”了,所以,我便和朋友们一起,趁着“十一”长假,顺着不收钱的高速,去看本溪的山…

阅读(1910) 评论(1) 推荐(0)

在呼伦贝尔,室韦被誉为中国十大魅力名镇之一,地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之腹地。

对于室韦小镇,原只是听朋友说起,说那里民风淳朴,居住的是一些华、俄后裔,沿袭的是俄罗斯的生活习俗。额尔古纳河流到这里被称为界河,隔河是俄罗斯的边陲小镇。

也许,我们一路上,见多了美得让人诧异的热烈,也见多了美得富于情趣的幽静,所以,到了室韦,不管午后似火的矫阳把小镇的情调,蒸发得多么热辣,我们已不惊不乍,平静的只剩下…

阅读(4642) 评论(12) 推荐(2)

世人用很多、很多“之最”,赋予世上最为“之最”的地方,例如:世界之最高峰珠穆朗玛、中国之最大湿地额尔古纳等等。然而,有一个“之最”静守黑龙江之尾,雄居鸡冠之上,没有什么地方可以与之争峰,它就是中国之最北点-北极村。

最北,以一种地理位置上的独特,赋予中国四大极点之一的北极村。从南面吹来的风,穿过这小小边陲村落,抚摸着这里的每一扇窗,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子,每一朵花和每一条小路,却带不走北得不能再…

阅读(3324) 评论(10) 推荐(3)

向北的行动,不过才五天时间,就已行进近二千公里。那颗藉由车轮的心,没有疲惫,反而越来越轻松。因为,在啸天蔽日之下,能和向往已久的事情,有一种寓言般的相遇,不能不说是一种机缘。这个机缘,在离开额尔古纳不久,在通往室韦小镇的路上,我们有所期待地邂逅了一片白桦林。

看到这片白桦林时,我们“倾”车而出,迫不及待拥向一大片树身挺拔、纯白、清丽的树林,一阵触电般的惊诧,让我们本能地大声惊呼“白桦林”!喜出…

阅读(2536) 评论(1)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