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闲时没事干,咸阳湖畔去遛弯。

雾气浓重遮秦岭,眼前只见水相连。

轮船快艇湖心转,涟漪相交快压慢。

湖面野鸭好几片,时隐时现自悠闲。

远处野老把垂钓,时而拉起几鱼竿。

有人相嬉碧水畔,三三两两迈步难。

大人相伴小孩烦,谈情说爱抱成团。

虽是冬天雪满地,着装尽显大自然。

女穿短裙怨太长,男穿大衣嫌其短。

男女老幼雪中站,像是白纸污墨染。

休闲场地新加宽,羊肠…

阅读(881) 评论(0) 推荐(0)

要问我家是哪儿,宜上公路横贯它

离开嘈杂闹市区,涵洞之外把车搭

不想坐车一路走,缓坡蜿蜒一路花。

树木茂盛麦苗秀,俯瞰市区更繁华。

看看说说走走停,郁郁葱葱瞅瞅夸。

自从建设新农村,我村面貌大翻身。

路边旧时垃圾点,如今突变花木林。

以前门前主巷道,从头至尾一片黑。

天晴门前尘土扬,雨天行走脚难伸。

黑灯瞎火路不展,出入巷子心发颤。

不是突然车迎面,就是恶狗…

阅读(1115) 评论(0) 推荐(0)

我的同学黑老姚,扎根煤矿黑巷道。

二三十年如一日,每年都把模范标。

历来我俩交情深,相互交往到如今。

只是近年见面少,因他住房太狭窄。

老姚接的现成班,献身煤矿祖上传。

不但继承障子面,一孔窑洞成作念。

窑洞镶嵌半山腰,窑顶上接野荒山。

凡能打窑沟山边,都成家属安居点。

人站山腰俯闹市,楼房重叠眼界宽。

脚下便是选门楼,临进矿区求方便。

初时两口娃娃小,还有…

阅读(890) 评论(0) 推荐(0)

西安郊区一月忙,积极回家在路上。

肩上扛着被褥巻,手中提着破衣裳。

疙疙瘩瘩胸前挂,窝窝囊囊苦难当。

极力回想来时路,左顾右盼忘方向。

艳阳高挂近伏天,路边树下无人烟。

想找行人问路径,来往只有车辆穿。

忽然路边一小院,院中撑把遮阳伞。

伞下一台洗衣机,滚筒呜呜转着圈。

阴处只见两农妇,一位坐来一位站。

站着的头发拉丝卷,坐着的剪发半遮脸。

显然站着的年龄大…

阅读(969) 评论(0) 推荐(0)

每当我背起行囊,

行走在去一座崭新城市的路上。

我的心中不再迷茫,

而是像一处荒凉地方的

第一批开拓者,

将昔日的灰黄,

变成熙熙攘攘的城乡。

我骄傲,

并无凄凉。

每当我在新楼顶层闲聊,

不由心中怦怦直跳。

这座城市的建设,

有我的光和热,

雄伟建筑的一角,

有我灰粉的一面,

和我砖砌的毛墙。

我骄傲,

我向上。

每当我忘记…

阅读(93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