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真正春天在哪里晓风寒

夜来有梦,子虚无先生恍恍惚惚住进了金碧辉煌的高楼大厦,自家先生的身份竟从多年以前的“臭老九”摇身变成了地主“黄世仁”,比贪官还“贪”比污吏还“污”,弄得天怨人怼!简直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一觉醒来还是四面楚歌,冷汗涔涔。环顾四壁萧然之后,方想起,只因为近来多见帖子说:如今教师不得了年薪几十万,遂有这一枕黄粱。

细细想来,这几十年行业光景不可否认中存在先生之…

阅读(3881) 评论(1) 推荐(7)

寻踪欧石崖

告别青梅煮雨的阴霾,迎来立夏的朗晴,一路驰骋,风里夹杂泥土清冽的气息,散发淡淡的草木醇香。间或野蔷薇蓬蓬勃勃,明艳粉红,香气馥郁而浓烈。久腻办公室的沉闷,走向平湖沃土,侬自闲云兼野鹤,若脱笼之鸿鹄。过灰尘污浊的矿区,眼见得青山妩媚绿田泱泱。爬殿上,奔石江还是上玉华?新茶已初品,熏鸭尚留香,山楂似乎还泛着酸甜,莫如欧石崖探寻。斯人读山读水,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在“无为、无己、无名…

阅读(1574) 评论(0) 推荐(0)

傍晚的时候,扑克散场,麻将收起,做事的人忙着回家,煮夫煮妇们敲起了锅盆碗筷的交响曲,院子里贪玩的孩子们已经跑得满头大汗。“豆花仔啊……豆花仔啊……”长一声短一声从喇叭里传来,木桶边一下挤满了人。挑豆腐脑的是个十七八的清秀后生,一路跟着的还有个五十多岁的母亲,整洁素朴的衣衫,和气笑脸。最初是孩子们团团围拢,囔着我一碗我一碗,没有零碎子儿的便“妈妈妈妈”飞也似奔家讨去。然后上了年纪的人喝一碗岁月悠悠过…

阅读(1922) 评论(0) 推荐(0)

从寒假躺到现在,还是懒虫一条,今天的早餐在哪里?嫒婆叽粉卖光了,晓晓上街了,只有对马路的粉丝嫲嫲还端着碗,碍得着情面碍不过咕咕叫的肚子。“炒碗粉。”“卖光里没有。”生硬的语气让我一怔,2012年的第一次啊,亏我还教过她外甥女,还想方设法给她解决困难补助……杯具!粉丝嫲嫲起身走到锅台后边,我明明看见她碗里还有半碗粉条,证据确凿。“我给你用这个菜籽油,下吃玉米大的鸡蛋。”呵呵,虚惊一场。“我也来一碗。…

阅读(2256) 评论(0) 推荐(1)

夏天转个眠就过去,一觉醒来红薯地瓜全从地里钻出了头,树上的板栗更是急不可耐的脱下满身的刺毛壳儿,褐亮的只等着你去尝它的好味道。舒家娘来了,她的篮子里总是盛满了板栗。“我这板栗啊,个个好的冒个孬啊!”

“那你给我们吃多少钱一斤?”正在撬金花的女人们叽叽喳喳起来了。

“这样吧,这一篮子板栗算多少钱,我用来打底好么?”

“好好好,老人家给你免十个底对得你住吧。”

“呀,你们照顾我老人家,…

阅读(223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