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梦凡

连续几天的忙碌之后,终于可以有点空闲时间,静处芳草一隅,让紧蹙的眉头舒展释然;终于可以暂时抛却杂念,静赏夕阳西下,让自己在落日余辉里沉醉;终于可以一任思绪飞扬,静听风吟鸟鸣,任清风携花香轻抚倦容。

这一刻,凡尘所有的嘈杂都仿佛离我而去,沐浴在霞光里,周围的一切温润而和煦,浑身温暖而熨帖,渐渐地,仿佛灵魂已然超脱,不知道这于我而言是一种精神的逃离,还是一次精神生命的新陈代谢?

阅读(3354)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