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纳兰容若的祭日。我不能不为他写点什么。

326年前的今天,容若已旧疾缠身,病入膏肓。一度昏迷的他,是否在回想那一幕幕的过往?

身边放着的,是一本《纳兰词》。我轻轻摊开书页,伴随着淡淡的书墨气息,我的心绪也似穿越百年,看到了容若依稀的背影。

“心灰尽,有发未全僧。风雨消磨生死别。似曾相识只孤檠,情在不能醒。”好一个“情在不能醒”!殊不知用情太深反成伤!

21岁那年,他孤寂伤感…

阅读(3147) 评论(0) 推荐(1)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纳兰容若《浣溪沙》

纳兰容若,他拥有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

提起笔,却又不知怎样表达心中的情感。像我这样的拙笔,实在是倾尽这十几年来之所学也无法表述他之一二。

他,有着同龄人少有的才情,十岁即能作诗,让人惊叹。他,出生于位极人臣的纳兰明珠之家,这也注定了,他一生不可名状的忧伤。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雪花晶莹,独傲于天下,冷艳孤绝。你…

阅读(8936) 评论(4) 推荐(2)

不要问我去了何方

既然流年已经泛黄

何必还要深化悲伤

夜晚花香芬芳

头顶那颗微笑的星辰

便是我昨日的摸样…

阅读(3864) 评论(0) 推荐(3)

我神色黯然的回到家,驻足窗前。神色茫然。

窗外那放了多日仍不嫌烦的嘈杂的伴奏乐,在我听来,就是最辛辣的讽刺。想起刚才在餐馆中吃饭的场面,我不禁攥紧了拳头——

我兀自在母亲旁边坐着,手脚不知往哪放。客人们兴高采烈的谈论着,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是我敏感了罢。

我自嘲的扯了扯嘴角。忽然间,他们不知怎么就谈论到了令几乎所有女孩反感的问题——

“我那个亲戚就喜欢生个男孩呀,那盼的不…

阅读(2443) 评论(1)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