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崇州,黄埔江畔。东望浪沙涛涛雄浑江海,南近叱咤风云江浙商榷,西吻脉脉相拥扬子长河,北仰儒雅之乡齐鲁孔林;这里有这样一个你——-上海。群雄汇聚,书生墨客才博意浓;孤掌击鸣发号令,神笔点睛赚同仁;这里有这样一个你——-韩寒。人间自有英雄辈出,刀光剑影,歃血为盟的江湖人生虽然已请进孤坟。但今天,虽在天下共和之时空里生存,可迂腐落寞的教司、教制,却已不知抹杀了多少俊才谋女。当然,韩寒及其随众确是万幸之…

阅读(2101) 评论(0) 推荐(2)

烈烈西风、漫漫黄沙,阻挡不了你劳作的双手;脊脊山群、壑壑沟谷,阻挡不了你忙碌的脚步;穷穷陌路、岖岖裂岗,阻挡不了你前行的梦想;危危山屋、渺渺稀舍,阻挡不了你奋进的向往;茫茫乾坤、浓浓密雾,阻挡不了你望儿的心切;瑟瑟秋风、萧萧冰雪,阻挡不了你思儿的想念。那山虽然巍峨,那路虽然遥远,但它们终将挡不住你心中梦想的翅膀。母亲,儿好想念。

扎根在群山之中,生长在衰草之列。母亲,你常对儿说:“这里是你的现…

阅读(2912) 评论(0) 推荐(2)

万物百态,绢绢千秋,终将在世纪的流程中灰飞烟灭。而人间亲情,却永远是一个望不穿的绚烂天堂、一声听不到的庙宇钟响、一朵闻不到的怒放心花。亲情,一个宽阔无边的海洋天堂,二恶寄之于内的则是永恒的思念。一个思念,架起了我们与亲人之间爱的桥梁。

站在屋内,不经意间一片落叶从眼前划过。再望,远方的银灰色的山那不正是父亲高高的脊梁吗?山上的红叶,那不正是父亲送儿千里行时泪流满面的脸颊吗?一阵清风吹过,风吹来…

阅读(4193) 评论(0) 推荐(3)

难以忘记曾经哭泣的脸,难以忘记曾经痛哭的声,难以忘记曾经颤抖的心。一个人到底能承受多少痛苦、一颗心到底能埋藏多少失望、一只眼到底能饱含多少泪水。我无法预知,却也不想去知。因为我知道,人终究会死、心终究会止、眼终究会眠。

无奈的失败总是频频袭来,就像天空一团阴霾的乌云,时常让我无法透吸。曾经多少次想过放弃,但求做天下最微渺、最微不足道的一粒石子,任凭在大漠黄沙中随意沉沦。可每当我真正轻蔑丢弃时,…

阅读(2809)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