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时,村子里到处都是泡桐,房前屋后,阡陌乡间,有的参天,有的低矮,有的笔直,有的甚是丑陋,只要有个地儿,大人就会种棵桐树,大人喜欢它成才,小伙伴儿喜欢它开花,两多并蒂的,三朵扎堆儿的,更多的是一串串在枝头傲春的,抬眼望去,桐花淡紫里面带点粉,花瓣向花边渐进的撒着愈来愈浓的并不炫目的白色,像笼着一层薄薄的轻雾;有的桐树绿叶刚刚露头,满树粉腾腾的,有的桐树春来得早,花叶相间,翩翩新生的桐叶嫩绿嫩绿的衬…

阅读(2237) 评论(2) 推荐(0)

老院门口的胡同

深深的、长长的

有时,爷爷奶奶都站在门口送我们,一高一低,一胖一瘦,奶奶因脚小体胖像陀螺似的,爷爷瘦瘦的像陀螺鞭子。

有时奶奶晃动着小脚,手扶着邻家的院墙送我们出门,害怕成为永远的记忆,我走几步回一次头,走几步回一次头,奶奶还倚墙站在那里,几缕白发微微地飘动着,奶……我大声喊着——你回家吧……奶奶向外挥挥手,依旧倚墙站在那里,看着我们走远,拐弯消失在胡同口……

有时…

阅读(254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