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听说我少年好友、中学同桌冯飞进不幸得了中风病瘫卧在床,因我身在异乡不能及时去看望,趁着今年春节回家顺便看望一下他,也算了却我长期思友的一个心愿。

大年初三,一向爱赖床的我不顾久违的家乡的数九寒天起了个大早,买了些礼品,骑上摩托车,迎着隆冬的初升太阳直奔好友家。在经过他家院子时透过院子花墙,我看见好友飞进正坐在门口晒太阳,他年迈的父亲和母亲则在搭竹帡架准备晒腊货,当我停好车子摘下头盔时,冯爸…

阅读(9206) 评论(0) 推荐(4)

外婆离开我们已有十六个年头了,每当念想起外婆就会唤起我对纺线车尘封已久的记忆,而外婆纺线车那婉转悠扬的纺车曲却至今时时萦绕在我的心际·····

我的家乡位于长江之滨美丽的龙感湖畔,父辈们为垦湖造田而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奔赴这里。在我四岁那年,为了一心抓革命促生产,干好革命工作,同为生产队革命干部的父母决定把我送到两公里之外的第四生产队外婆身边照看,从此,我的童年与外婆的纺线车结下了不解之缘。

阅读(5010) 评论(2) 推荐(4)

阿茂是我童年最要好的伙伴,我俩同年出生,家又住在同一生产队,且长得娃娃脸又有点相像,经常听到大人们说:这两个小鬼长得一个样。我俩一起上学,一起捡猪粪、一起割猪草,一起掏鸟窝,一起……

我俩虽然都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新一辈,可那个年代父辈们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运动风雨已深深烙在了我们的心里。

我们的童年正值我国轰轰烈烈文化大革命的年代,我经常看到我爸爸指挥着民兵领着十几个人在生产队操场游行…

阅读(2797) 评论(0) 推荐(0)

晚班下班已是五点多钟,按照习惯我来到办公室要在沙发上小歇一会,因为离天亮还有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可办公室电脑荧屏上跳跃的一只活灵活现的小花猫引起了我的注意,你也许会说:哪家没有个小猫小狗的,这有什么可写的。是的,现在小猫小狗多得泛蓝成患不足一提,可我家四十年前的那只小花猫仍让我记忆犹新。

记得在我六岁那年的冬天,有一天妈妈从外婆家回来时兜里踹回一只一黑白条纹相间的漂亮小花猫,我和妹妹把它取名叫…

阅读(2637) 评论(3) 推荐(0)

自年幼懂事时起,我就认为家有兄弟姐妹就是最幸福的事情,我家兄弟姐妹四人,我排行老大,下有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在未实行计划生育的六十年代六口之家充其量也只能算个中家庭了,子女七八个、八九个的大家庭在那个“人多力量大”的年代真是比比皆是。

我长妹妹不到两岁,也许较两个弟弟早懂事的缘故,妹妹和我在一起跟童伴玩耍的机会比较多,是我地地道道的“尾巴”和“跟屁虫”,在她幼小心底里,有个哥哥保护着是最幸福的…

阅读(8196) 评论(5)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