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文超

每读西晋成功绥“发妙声于丹唇”和陆机《猛虎行》中“静言幽谷底,长啸高山岑”之类的诗句,就会想起我过去用过的一把笛子。好象是沈从文先生说的:“静言幽谷横长笛,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美”,一段时间里,我是欢喜着浸在那异样的美里面的。

我的那把笛子不长,但看着圆润,吹起来动听。那时候,尚偶尔吹几首乡野曲子,领略“寒水碧,江上何人吹玉笛”的意境,如今,忙于挣扎生活,已经没这情趣了。那笛声自然…

阅读(1487) 评论(0) 推荐(0)

文/张文超

人有时候是要出去走走才好的。人应该做一条游动的鱼。

一次,在去“圣淘沙”的路上,就因为这样的思想而得到很大收获:正走着,偶然地,一扭头,发现一处不大但很精美的房子,是底上两层,六间楼房,上面用中、英和马来三种文字写着:潘受先生作品展览馆。走进去,看了介绍,才知道潘受先生是这里的“国宝”级别著名诗人、书法家。

他的生平事迹这样介绍:原名潘国渠,福建南安人,生于1911年1月2…

阅读(1092) 评论(0) 推荐(0)

文/张文超

去浙江的时候,没忘记去沈园。沈园位于绍兴市区延安路和鲁迅路之间。

这是一处私人花园,经历岁月沧桑,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为一则千年不老的故事,一首催人泪下的《钗头凤》。

陆游早年娶其表妹唐婉为妻,伉丽相得、情谊甚笃。 然而不知何故,唐婉却不为其姑母(陆游之母)所容,进而逼迫陆游休妻。陆游不忍绝之,背着母亲另置房舍安排唐婉居住。被母亲发现,强令休之。时年二十多的陆游,第一次品尝…

阅读(1124) 评论(0) 推荐(0)

文/张文超

前天晚上,很晚了,妹妹却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哥,咱妈摔着了……。

我吃一惊,忙问:怎么回事?

妹妹说;是和爸一起抬点儿东西,一不小心摔的。都几天了,她不让告诉你,可我怕不告诉你以后你会发脾气,所以想了想,还是给你打个电话吧。

转天,我托人到省中医院拿了一些骨伤药,便由济南急急赶回来。下车都七点多了,想打的马上赶回老家,忽又想起妹妹无意中说的一句“妈妈说你有一次捎回的米…

阅读(1190) 评论(0) 推荐(1)

文/张文超

相爱的人不在一起的时候,免不了思念。我到晋城,随身带了几本书,其中就有沈从文的《湘行书简》,是我较喜欢读的书之一。这书里有绵绵不绝的情意,可以读到人眼潮。

晚上,大家都睡了,于是,就着床灯读《湘行书简》。

书里,是许多年前相爱人的旧呢喃,今天读来却依旧新鲜:“三三……若是我们两个人同在这样一只小船上,我一定可以作许多好诗了”;“风大得很,我手脚皆冷透了,我的心却很暖和。但我…

阅读(106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