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了无数次的梦,念了无数次的念,只在天空留下许些柔情,随着那抹初来的春风,温柔了河岸边成排的柳枝。

我仿佛看到一个带着丁香一般哀怨的女子,嫩黄的柳条下一只古筝,纤指拨弄一曲哀伤。

入神处,却被一抹寒风惊醒,萦绕耳畔的哀怨瞬时消散。

原来,在这初春季节,仍有不愿离去的寒风么?

转眼处,彼岸抚琴的女子也不知所踪,所在处似乎还有一抹倩影残留。

心,一下子,空空荡荡。

是谁,把一丝…

阅读(1867)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