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来了,天气热了。下午四点后,太阳还自猛烈。奇怪的是,天越热,到篮球场打球的人越多。

久不运动的我,终于忍不住,穿上短衣短裤,运动鞋,来到场边。

看看那些生龙活虎的小伙,再审视下微微发福的身躯,摸着凸出的肚子,不由暗自感慨:岁月不饶人咯。想想当年,自己血气方刚,奔跑跳跃,亦如他们样敏捷。

好汉不言当年勇,我审时度势,找了个稍微弱点的场子,混入期间。

对抗其实并不激烈,然…

阅读(1786) 评论(0) 推荐(0)

夜已经深了,窗外,月明星稀,云影淡淡。天空下,烟仓林立,默默的,仿佛撑着天的巨人。昏黄的路灯,坚守着岗位,在路上投下一圈光影。秋风已经寒凉,路边新种的玉兰簌簌的抖动,小小的身姿透露出坚毅的神色。

我陪老陈坐在窗前,无心入睡。两人看着窗外,沉默着,已快吸完一包烟,烟味有些苦涩。他是个不爱多语的人,四十多岁,正值壮年,棱角分明的脸,魁梧的身躯,干起活来如一头不知疲倦的牛。

我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

阅读(2046) 评论(0) 推荐(0)

夕阳走了,带着无限眷恋。空旷肃穆的天空,等待着夜幕降临。我遥望,天边的彩霞,如渐渐冷却的火焰,心自恋恋。然,我之不舍,却留不住它的匆匆,淡淡的以至于黯然。

我目送,飞鸟载着一抹昏黄,投入山林的怀去,无暇回顾。而目光,却犹带流连,迷惘中,把披着夜裳的蝙蝠误认。

浅浅的,哀伤从心尖生长,如屋后袅袅而起的炊烟,随风弥散。

我犹自徘徊,在夜与昼之间。荧荧的,是闪烁的星光?抑或是忧伤的泪光?只为…

阅读(2809) 评论(0) 推荐(0)

2005年的2月8号,也就是2004年的年节,孩子,你来到了这个世界。爸爸妈妈都还没有做好迎接你的准备。

当穿着白大褂的阿姨,从产房抱你出来,放在保温室里时。爸爸的心情,有些激动,有些欣喜,更多的是好奇。你皱巴巴的小脸,神态安详,扇动着小鼻子,贪婪的呼吸。你终于睁开眼睛了,乌黑发亮的小眼睛,和星星一样迷人。呵呵,爸爸突然感到幸福的滋味,你第一个看到的不是妈妈,而是爸爸。接着你说话了,扭动着身子…

阅读(9560) 评论(0) 推荐(4)

夏天,夜里,星子很多,密密麻麻;乡下,蚊子也不少,成群结伙;苦了我们的皮肉,丰盛了蝙蝠的餐桌。月光,照在河面;河风,仍有夕阳过后的余温。两岸蛙声聒噪,身后涟漪尾随。我与表哥,赤膊条条,吸着烟卷,划着船,徜徉在南国的小河里,煞是惬意。表哥姓胡名仁,大我十岁,正当而立。古铜色的皮肤,手脚粗壮,身材魁梧,平时不爱说话。在接到舅妈邀请我作客的电话以前,我就从娘那里听说过他很多的故事。年少时,他就早早辍了学…

阅读(290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