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荏苒。

我记得当初离开Z镇是3年前。

但事实上,已经4年。这已是新的一年。

在Z镇的生活似乎历历在目,但仔细想想,连原本的同学名字都遗忘了。如今只剩下了一片淡淡的印记,不时冒出头,惹得我一阵悲哀。

我记得Z镇的小道熙熙攘攘,但却忘记了道旁有些什么,店中有什么人,或是有什么……?

天,竟无力到这个地步么。

Z镇,是一块无法触及的土地。它只存在于我的记忆,而不是生活中。{p…

阅读(3340) 评论(1) 推荐(1)

今年的春天来得格外迟。

常绿的古榕自然是一如既往的绿。只是有些行道树,便无这般繁荣。

绿色常是代表着生机的。

可它也是多变的。

它是枝条于春季吐出的嫩绿,亦是一潭死水中藻叶橫生的惨绿。它可以是翡翠高贵空灵的碧绿,又可以是垃圾堆中,啤酒瓶的晶青色,似清却浊。绿意,究竟是……

昨日在街上单骑狂奔,冷不零丁被一片黄叶当面砸中。定神一看,我不由惊异起来。

这就是福州的春么?

街…

阅读(2841) 评论(0) 推荐(1)

清明,雨下的正密,我独步在一个田野间漫步。放眼望去,无色的细雨稀稀疏疏地飘洒,弥漫起一片雾。田埂上,寸草不生。只有旁边一颗高大的百年梧桐,偶尔飘落一两片叶子。寒鸦燥耳的叫声不合时宜地响起,使我的心更乱了。清冷的乡野,冰冷的细雨,寒冷的轻风。往年的今日,是否有一个人,惆怅的望着田野?;

风,吹起了,一阵虚无飘渺的音乐传入耳中。琴音时而呜咽,时而高亢,如泣如诉。啊,这不是聂政的《广陵散》吗?聂政刺…

阅读(3398) 评论(0) 推荐(1)

在超市买了一个椰子,因为时值严冬,所以椰子并不多见,价格自然就不便宜。买回家,惊叹于它的昂贵,便开始仔细思考,如何让这个椰子有价值地被吃掉。上网浏览了许多关于椰子的做法,均不如意。椰奶吧,又觉得太简单,不甘心这样一个冬日里的椰子以这种方法被吃掉;椰子鸡吧,似乎不错,可以看下面一行小字——放在煲里煲两个小时,这个想法就马上被否决了——煤气不要钱啊?两个小时,这煤气费都够再买一个椰子了!用椰子做冷饮就…

阅读(3073) 评论(0) 推荐(0)

古书上说,殇,是指人的夭折。最近想来,这殇岂止是如此?怕是每个人,都经历过一次殇罢。——题记

初生

我的心上,从未有过任何种子。

在幼儿园时,我便认识了他。其实他只是一个平凡的男生,小眼高个儿。于是那时,我便也不甚同他玩。——因为小伙伴多得是,还不必同男孩玩。只是在没心没肺,昏天黑地的游戏中,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异样。是孤独,亦或是忧愁,我不知道。

小学。他恰巧坐在我的后排。或因学习,…

阅读(3107)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