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蔚蓝色的海面变成了深灰色,海鸥回家了,欢快的叫声惊醒了沉睡的礁石,栈桥两边,灯光映在湖面,星星点点。起风了,渔船还在漂泊。

渔人握着长长的桅杆站在船头,远方的灯塔映在水里,红红绿绿的。闲人沿江垂钓,清风吹来,水波晃动着,他伸了伸懒腰,鱼儿探出脑袋,摇摆着身躯,游向了远方。

黑夜给大地上披上了裸装,夜深了,倦鸟归巢,城市悄然沉睡,只有蝉鸣声,风和桥的影子留在那里。岸边的杨柳蜷缩着身…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2)

夜幕降临,蔚蓝色的海面变成了深灰色,海鸥回家了,欢快的叫声惊醒了沉睡的礁石,栈桥两边,灯光映在湖面,星星点点。起风了,渔船还在漂泊。…

阅读(507) 评论(0) 推荐(2)

再见到奎妮是在15年,北方的夏天有点燥热,知了爬在树上惊叫个不停,村口的大树底下,坐满了拿着蒲扇的大妈,她拉着皮箱,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露着半截大长腿从她们面前走了过去。

快到家的时候,她妈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箱子,抱着她哭了起来“臭丫头,四年了,你终于知道回家了。”她看着眼前这个年近半百的老人,眼里透出的却是无穷的冷漠。她没有立马走进屋里,只是不停得打量着院子的四周,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

阅读(480) 评论(0) 推荐(4)

大中是我的发小,在我的记忆中他永远流着鼻涕跟在我后身后,小时候,我们干得最多的事就是跑到河边去抓鱼,傍晚回家,每个人都满载而归只有他两手空空,所以在大家眼中他有点傻。

大中不喜欢学习,上初中被老师体罚几次之后,为了宣泄不满就跟着父亲出去打工了,那时候我们正在紧张地备考当中,临走前一天,他约我出去,我们去了附近的小餐馆,就我俩但是他却点了一瓶白酒和很多菜。在我的记忆中从小到大,他口袋里的钱从来没…

阅读(1239) 评论(0) 推荐(4)

终于毕业,考完毕业试,办完各种手续之后,似乎真的要离开了。

临走之前回头看了看生活了四年的地方,草木依旧,阳光依然灼眼。没有解脱的欢愉,依然一身疲惫。我们毕业的时候学弟学妹们正在准备期末考,北方的夏天烈日炎炎,在带空调的教室内,每个人背着厚厚的重点,疲乏到面无表情。还好,我们要毕业了,不再担心各种实验考核,不再担心生理,生化还要挂科。

七月的校园,流动水在台阶上向下翻滚,不时得有人拍照留念…

阅读(72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