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金秋有些凉爽的傍晚,我在门前园子拨杂草。园子里栽了桂花、梅花、玉兰及红枫一类观叶的植物。清闲的时候在里面转转,听听鸟语闻闻花香既静心又养性。可在6月阳光炽热的诱惑下疯长的杂草,却破坏了视觉效果。参差不齐的杂草在风中随意地摇弋,总好象把人带到心乱如麻的意境中。于是,在下了好几个决心之后,终于开始拨草。

忽然,一阵巨大的疼痛,不得不让我停下拨草的手,一股鲜红的血从我的中手指流出,我知道肯定是…

阅读(567) 评论(0) 推荐(2)

在我的记忆中,狗和猫是不折不扣的冤家。一相遇便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个怒目圆睁,一个眦牙狂吠;狗竖起尾巴,猫弓起身子。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狗猛扑过去,猫“嗖”的窜到树上,狗气急败坏地绕树三圈,无可奈何地走开。

狗和猫不知道为什么是一对“仇人”?彼此仇视形成何时无从考证。同在一屋檐下,老死不相往来。有“狗是忠臣,猫是奸臣”之说,自古忠奸势不两立,形同冰火。有科学研究说是彼此的肢体…

阅读(603) 评论(0) 推荐(2)

玉米在我们这个地方,不是主粮,俗称叫“六谷”,意思是五谷之外的粮食。

村庄的南侧有一块玉米地,不大,十来亩的样子。队长安排父亲在那里值夜班。防獾糟蹋粮食也防人盗。父亲左手里拎着笨重的大铁块,右手拿根铁棍在不断地敲打,用金属之声来驱赶獾子。那时物质匮乏,想找一个轻便的铁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与动物争食可谓斗智斗勇。我想起鲁迅笔下《闰土〉中的情节:深蓝的天空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少年手握钢叉用力向獾…

阅读(1885) 评论(0) 推荐(2)

五月初五/

二千多年前的纵身一跃

让汨罗江的水涨了又涨

汨罗江,无法承载一个诗意的灵魂

和如火的《离骚》

从此,水漫华厦

在每年的五月初五

让所有读诗的人

眼眶湿润而又怒火中烧

菖蒲/

衣袂飘飘白发飘飘楚辞飘飘

白发三千丈绾成碧绿的蒲草

从汩罗出发从春秋战国出发

在水一方出落成《雅》的模样

其实每一片蒲叶就是楚辞里一句鲜活的诗句

以诗人不…

阅读(1234) 评论(0) 推荐(6)

仿佛岁月深处

传来一声声唤我的乳名

此刻,母亲就站在家乡村头的柳树下

手搭“凉棚”,把我一次又一次地眺望

隔山涉水的行程啊

伴着我从心底流到鼻尖的思念

今夜就出发,搭上回家的快车

端午节,棕子和着艾香

总让游子梦萦魂牵

总让游子穿过他乡的雾霾

闻闻家乡的味道,摸摸家乡水墨的青山

现在,我就在老家,在老家的桌边

剥开母亲精制的棕子

晶莹剔透的五谷杂…

阅读(60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