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孝华

今年的夏天来得很迟,原本平静的日子,一眨眼,就热闹起来。

端午节,父情节,夏至,像赶趟似的紧挨着偶然集合在了一块,就这样来了。又逢着中考,到处都在给孩子们创造出安静的环境。我偶然出去走走,见雨后的山润朗起来,林子里的小鸟剪着漏下的光,炫耀般地在人面前穿过;几个放假的孩子,在坡地拐弯处打着口哨,一晃就不见了;前面那一群穿黑衣的老者提着布袋,一脸虔诚的往西头小教堂走去。在这无边的旷野,…

阅读(934) 评论(0) 推荐(1)

贮篮月光慰孤寒 胡孝华

风雨夜黑,孤寒冷清,若有人能从篮中把所贮的月光泼洒于空,潋滟如昼,该当欢畅何如?

《宋稗类钞》记载, 桂林有一韩生,嗜酒,外出游玩,宿桂林郊外僧寺,夜不寐,自抱一篮,持杓出庭下,以杓酌取月光,作倾泻入篮的样子。众争戏之曰:“你在做什么?”韩生说:“今夕月色难得,我怕他晚风雨夜黑,留此待他日之用。”众人笑他癫狂。及舟行至江上,大家准备邀月对饮,以期一醉方休。可是当…

阅读(925) 评论(0) 推荐(0)

胡孝华

一转眼,秋天像一只火狐向我们腾跃而至,树木以千差万别的姿态开始落叶。

那天,我路过日日走过的湖边,不经意间,一抬眼,看到一棵兀自独立的树,那是棵由微黄转红的树,它那特别的颜色、特别的风姿让我着实吃了一惊。哦哦,这是一滴深红色的眼睛,在万物即将枯萎之时,兀自燃烧着自己激情的火焰,好像是为了报答它对一春一夏的爱情。树叶在血色中颤抖,我的心在战栗。

怎样来描述这棵树呢?它的出现是在湖…

阅读(1586) 评论(0) 推荐(1)

胡孝华

一条船,蓄满多少芳华景象;一湾渡,摆去多少流年故事!

过年的时候,回到老家,傍晚,天色已昏,我独自走到湖边,只见苍黄的天宇下,寂静的湖边,横着一条破损的木船,风浪把它吹过来,摇过去,发出哗哗的响声,寂寞又单调,像在诉说着什么。哦,这里以前是一个渡口呢,现在已经废弃不用了。这小小的木船,这宽阔的湖面,我是再熟悉不过了,我的童年及青春岁月曾经和它有过多少的交集。

“我和你把…

阅读(1587) 评论(0) 推荐(0)

胡孝华

我来迟了,大柴湖!上个世纪30 年代我就该来,来看看这里惨绝人寰的大洪灾,看那汉江上游倾天而下的暴雨,那肆虐的洪水,那残破的河堤,那3万百姓在洪水中挣扎、嚎叫,最后在滔滔洪水中逐个消失……看看那10万亩良田变成一片汪洋,随后变成一片芦苇和钢柴丛生的沼泽地。这是怎样一幅让人捶首顿足、痛彻心扉的灾难图!那一年,中华民族内忧外患,一首歌在神州大地传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今天我只能在…

阅读(130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