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一梦芙蓉浦,于是眸里隐生善香

望一深碧水涧,于是身轻缓带袖风

无论闲庭,还是奔赴

无论玉钿,还是尘泥

都莫忘却

湖心的一朵莹,或一掌雪

纵然

落日最终落进夜,深邃的瞳孔

风将手心的温度,淡成了溪流

——文/叶溪城…

阅读(696) 评论(0) 推荐(0)

文/叶溪城

不需得多的了。让温润的月光懒懒地伏在窗台上,看一棵花树颤动着枝桠,迎风起舞,将影子妖娆地抹在斑驳的墙上,纵然墙身总是冰凉。或许会有几瓣花慢慢地落,飘飘摇摇的,风将它们爱过又舍弃,香就这样慢慢种进了土里,任岁月来尝。

我静默在花下,月光将我连同那些花儿一同抹了上去。这时候,风吹着,心也闲得很。按理说“闲”字,本是门户中植了草木,草木味儿从这门里幽幽散出来,清净爽然,自是怡人,何以…

阅读(649) 评论(0) 推荐(1)

或许是某个秋日,一枚叶子旋回沉静于我的跫音畔。那个时候,我的手刚触碰到这粗糙的木门,横竖条纹,一刀刀被时光刻得极为清晰。“嘎吱”一声,门被推开了,我的眼骤然撞见黑暗一般,极不适应。在昏暗里,我看见一个老妇人,半花白了头发,兀自埋头扒饭,她的面前,仅一碗孤零零的青菜而已。“怎么不开灯呢?”她于是慌慌张张地起身,枯枝一般的手拉了下灯绳。灯极不情愿地亮了,而对于整个屋子,不过类似于黑夜刚刚迎来黎明。我抬…

阅读(572) 评论(0) 推荐(1)

在尘埃里,捧一窗的清,浸透每个半明半暗的黎明。——题记

你走进幽深的古巷,细细地用目光轻抚每一个角落,一丝一毫也不肯放过。好久不曾来了,一切仿佛仍是旧时模样。

古巷,不知多少文人墨客曾用热腾的芳墨倾洒,只为描摹出她的几分韵香。

晶莹的雨从碧瓦青檐悄然滑落,惊扰了油纸伞下明澈的双眸,碎了一指丁香的幽怨。古巷中摇曳几分袅娜,画扇掩面的女子款款步。踏着青石板,远远便能听见磨剪子的人的吆喝声,…

阅读(2614) 评论(0) 推荐(8)